廿殣叁

水瓶座,曹郭本命,墙头无数,懒癌患者


我最近也很想产粮啊毕竟我马上开学了,可是我最近真的没手感也没电脑QAQ感谢给我评论点赞的小伙伴们,我真的对不起你们QAQ(我不会弃坑的,也不会跳票的)

乐只君子【曹郭】

(>ω・* )ノ @靡雪 小天使的点文

【军师联盟的曹郭同人】

时间线和剧情跟着电视剧走,历史上荀令真没干过勾搭司马整杨修这种事,荀令是非常好的人不要黑他


1

郭嘉有时候会坐在灯下看自己的手。

那是一双修长的手,没怎么握过剑,只有经常执笔的地方长了茧子,与寻常书生的手并无区别。可是这却也是一双沾过血、系了人命的手。这双手记下的每一个人名,它们的主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刀下鬼;这双手写下的每一条计谋,不出三日就可能带来伏尸百万。

可是又怎么样呢?

他从来就没有指望过后人评价他什么“清流雅望”,他想想他那征伐天下的主公,就觉得这四个字...

第一次画水彩居然是给别人画的😂
感觉对不起我小史分装那么高的颜值
什么?金木研头发白的?tan90°(此处应有表情包)

冷锋过境片段

三年了依然只有片段没有正文,虽然它在我脑子里演绎了无数遍。

艾伦在离开前问他,会好么?
利威尔把那枚小刀片塞在那男孩的手套里,告诉他,当然会,只要我们坚持下去。
信念所在即有光。
他坚信他们的牺牲是有意义的,坚信军部虽然动作不断也不过是想要谋取权力,那是埃尔文的事情,与他们这些人无关,坚信他的退让可以让一切好转。
之后他就看见满地血淋淋的尸体。
他们毫无征兆地闯进他的眼帘,连缓冲回旋的余地也不留,那些死气沉沉的,血肉模糊的脸让他怀疑整个事件的真实性,可是那些战友们的脸却又清晰到让他无可置疑。
佩特拉,奥路欧,根塔,艾尔德……
他记着每个人的名字,分得清每一个人,即使他们有的已经支离破碎。他们都是上了战场过...

遗憾十题

随手记梗

1.没来得及送出去的礼物
2.迟到十年/不敢说出口 的表白
3.没有考上却一直念念不忘的大学
4.和挚友的最后一次再见
5.和父母的渐行渐远
6.一辈子回不去的故乡
7.丢失重要的东西
8.多年好友分道扬镳
9.自以为了不起的青春
10.知难而退

欢迎自取(*Ü*)ノ☀

摸鱼
艾玛,水彩效果就是不一样,用过水彩再也不想用水溶了好吗!
今天晚上的郭女王皇后装真好看啊,头发也好看,衣服也好看⁄(⁄⁄•⁄ω⁄•⁄⁄)⁄
衣服不想画啦,随便调调色混一混QUQ
今天曳止止依然没有调出好看的肤色(是我的错不是小史分装的错QAQ)

down and out

大概ooc了QAQ(我好像后来写笠尼一直ooc),给沐沐 @沈沐涟 ,希望沐沐别看完就嫌弃我就行
脑洞来自我和我奶奶的对话,写个穷一点的笠尼

那女人站在广场上,人们从她身旁经过就像鱼群遇见逆流,世界在动可她不动。她优雅凛厉,如同任何一个莅临战场的女武神一样从容不迫,她肩上背着的长笛包是箭袋,手中半打开的谱架是黑色弩箭。她在众人侧目中摆好谱架,把包放在地上,从中拿出银色的笛子来,手上使了力,那分成三节的管乐就在她手里重生,变回一杆猎枪。当她举起笛子检查吹口是否与按键平齐的时候发现了我。我反倒有些慌乱了,好像自己在偷窥她却被发现了一样。她对我微微一点头,横架起长笛,指尖跳动,音符就流出来。
我离的有...

给总攻撸了个长评////

 @慢半拍的铃铛 


近来重刷白门楼,总攻的文总是很耐看的。白门楼这篇是我和我同桌都非常喜欢的一个短篇(中篇?),有些感想,故而从此写起。

白门楼的哨向设定非常出彩,与三国这种血与刀剑与硝烟的感觉十分契合。总攻选取了白门楼收编张辽的片段,小处切入,情节紧凑,节奏的轻重缓急把握得很好,一开篇就让人有一种紧迫感,在张辽被俘后稍微放松,杀吕布那里达到全文最高潮, 最后荀彧白门楼上的守望收束,全篇尘埃落定。

也许是因为哨向设定的原因,白门楼一开篇就有一种意识流的感觉,环境描写一如既往的漂亮,把读者一下子拽进张辽的世界,雨夜,停电,惨白灯光,无一不暗示吕

开了个点文不嫌弃的话来玩啊

分下来了,不用复读很开心,应该算是个不错的分了。虽然比平时低,也有很多平时不如我的小伙伴超过我,但已经这样啦( ੭ ˙ᗜ˙ )੭
来lof没开过点文,主要觉得我这里没啥人,也担心自己写的太烂,考前子博发一个flag说考上北外就开点文,现在分是够啦就看有没有专业了,而且也不那么执念了。感谢之前给我加油和给我点小心心小蓝手的小伙伴们,所以不嫌弃的话开个点文吧。
cp的话就我主博子博写过的所有cp,我大概列一下
三国:曹郭 荀郭 双荀 曹卞丁
黑街:沃爱
进击:利艾 团兵 双利 笠尼 利韩 利佩
九州:嬴谢【这个算吗……】
拉郎:谢玄【九州】×郭嘉【三国】

能想起来的就这些,没想起来的也算。欢迎大家...

楚腰束【曹卞丁】

文题无关
谁说我魏大三角只能是曹郭荀,明明还可以是曹卞丁
时间线可能有误
都不知道怎么打tag好了,大概就是我曹喜欢太太们,太太们喜欢我曹,太太们之间也相互喜欢【什么鬼】

1
丁熙不动声色地打量面前的女人,她们共同的丈夫站在一旁,向来豪气万丈的男人此时却显得有些局促,如同任何一个市井男子一样,一手拉着她,一手拉着那个女人,嫁女儿一般的不安:“夫人,这是卞思。你们好好相处。”
那女人很安分的样子,微微低着头,墨黑长发垂下,丁熙看不全她的脸,只能去看她那双纤细伶仃的腕子,葱管般的十根指甲,还有那只被曹操捉住的手的指腹上薄薄的茧子。
听说她之前是个弹琴唱曲的。
丁熙是个大家小姐,年轻时候也曾经扮作男子装扮同自家...

向晚【谢玄×郭嘉】

高亮!这个谢玄是九州里的谢玄!重要的事情说一遍!


他妈还有三天高考我这写文也是疯了,拉郎,这篇就是个小段子,cp基本上还是曹郭嬴谢,如果我考上六百一就有后续吧大概


“要能下雪就好了。”

谢玄坐在榻上煮茶,红泥小炉上蒸腾着热气,一点点火光在深冬的黄昏氤氲出暖意来。

他看着门边的那个年轻人——所谓年轻,不过是相对于他来说,那人三十来岁,作儒生打扮,身形单薄,在离国可以算是弱不禁风的那一种。年轻人木门开了半扇,湿冷的空气从门缝里进来,炉中火光摇曳。

“离国不下雪,想看雪得往晋北去……门关上,别熄了我的火。”他漫不经心地往茶锅里扔花椒。这年轻人叫郭嘉,不知从哪里来,不知往何处去,只是...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