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冷cp啊

笠尼曹郭我都不觉得冷了
金剑可以说是很暖和了
双荀也没那么冷啦
写南都旧事get到了利尼的萌点恐怕不会有人吃
九州嬴谢也只是冷到西伯利亚
谢玄(九州)×郭嘉(历史)大家认识一下?

大概就这些,如果我还能想起来的话

CHASM【笠尼】

哭,我真是没用,写得这么慢QAQ大家还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梗啊哭

6

“唉……我看啊,这个女王也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片子,还不如她那个爹……”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缠着头巾,狠狠往嘴里灌了一口杜松子酒,旁边的干瘦男人赶紧拉住他:“你怎么说话的?声音小一点,万一被听到就……”

“哪里有大人物会来这种地方。”那人不屑一顾。

“不过还真是,边境战况那么严峻,那个女王还天天举办宴会。”

大汉哈哈一笑:“她一上来倒是减税了,反正是没减到我头上。”

“你是做生意的,当然轮不到你了……不过……”干瘦男人往左边一看,那里站着他们的农民朋友,然而对方却一脸苦笑,摆摆手:“别提了,那小姑娘根本斗不过那些贵...

CHASM【笠尼】

我根本不知道ming感词是啥QAQ

太激动了先发主博庆贺一下
劳资三百块钱高价入的本终于到了哭
我当年是为什么想不开会觉得88一本贵QAQ

CHASM【笠尼】

4

阿尼醒着。她今天喝了酒,却没有到喝醉的地步。这是一个陷阱,她也在等那个杀手的到来,她是陷阱中的雏鸟,也是布置陷阱的猎人。

“……总之边龖境战龖况不容乐观,我们的财龖政状况也十分糟糕了,请陛下早做决断。”

那个财政大臣终于做完了他冗长的报告,阿尼边听边记,脑子被分成数块:一部分用来克制自己不在大臣面前打哈欠失了威严,一部分用来思考那该死的财政状况,一部分决定怎样处置那个只有八成可能性会来的杀手,剩下的一小块地方用来惦记那个比财政状况还该死的阿克曼元帅。

“农龖民们的负担也很重。”她抬起头,“我今天减了税,就先节流吧——从皇宫的用度开始缩减,郊外的那个行宫是不是还没开始动工?”

“还...

CHASM 【笠尼】

又名《国王和元帅不得不说的23事》《女王养成计划》《银剑与暗色皇冠???感觉好中二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你问我南都旧事?我不知道呀哈哈哈哈
这个不会很长,也没写大纲,这两天写着玩玩
感谢帮我起名字的++z @平原十日

国王是突然驾崩的。
他的驾崩毫无预兆,前一天还快马轻裘,驰骋猎场,晚上就开始难受,还未等他那裸着上身的漂亮情妇整理好衣装把医生叫来,他就埋在那对双乳中停止了呼吸,留下独女和一群无子的美艳情妇,以及一个大厦将倾的帝国。
莱恩哈特无数次设想过她父亲的死亡,但没有一次是这样的匆促,在那些想象里,她父亲大多是在打猎时被熊吃掉,或是被邻国攻破都城,那颗装满吃喝玩乐的脑袋就被穿在长矛上,钉在皇宫门...

怎么都改不了签名所以发出来

上了大学居然想要疯狂学习,可能是自己更成熟了吧,走到更开阔的地方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也知道自己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样子了。很心疼高中的自己,也很感谢她,你没有完成的事情由我来接手ᙏ̤̫

down and out

给沐沐 @沈沐涟 

我没想到爆字数会爆这么多,本来打算三千完结的,换人称重写以后飙到八千,本来想七夕发出来,结果没写完……

虽然文里是这样的,但是姑娘们千万!千万不要随便相信陌生人,跟陌生人去吃饭是不对的!没有经过正常途径招募来的室友最好不要相信!晚回家一定要给舍友爸妈啥的打电话告知!

本来还想再改一遍,刚才六百七一掏我也没心情了,习惯性帮助别人我除了惶恐还能怎么办(不过无论如何我自己没有受到伤害),希望他说的都是真话

以上。







Down and out


那女人站在广场上,人们从她身旁经过就像鱼群遇见逆流,世界在动可...

随便piapia我文里的笠尼

感觉群里聊写作很玄妙
作者不能过多干涉情节啊啥的
我还真没体会过这种感觉,但是经常会有情节和人物在冲突,可是如果人物不按照我的预想去做这样的事情,我又不知道按照他的性格应该做什么。
按理来说,阿尼三笠她俩生性凉薄,三笠应该是有正义感的人(在富人用车堵路时候威胁对方),有一点小情趣(逗萨沙玩的时候),不博爱(只重视艾伦),少言语,认真但是不很古板,适合单兵作战,缺少领导能力和配合(利笠协作的时候以及以为艾伦被吃了在房顶屠杀巨人的时候)
阿尼应该背负很多,本心善良但是不会有妇人之仁(野外巨人形态遇到阿明和莱纳,同乡组杀马可),或许正常成长是个少女心(喜欢甜食),孤僻(没有朋友)
这样两人为什么会谈恋爱啊QAQ...

乐只君子【曹郭】

(>ω・* )ノ @靡雪 小天使的点文

【军师联盟的曹郭同人】

时间线和剧情跟着电视剧走,历史上荀令真没干过勾搭司马整杨修这种事,荀令是非常好的人不要黑他


1

郭嘉有时候会坐在灯下看自己的手。

那是一双修长的手,没怎么握过剑,只有经常执笔的地方长了茧子,与寻常书生的手并无区别。可是这却也是一双沾过血、系了人命的手。这双手记下的每一个人名,它们的主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刀下鬼;这双手写下的每一条计谋,不出三日就可能带来伏尸百万。

可是又怎么样呢?

他从来就没有指望过后人评价他什么“清流雅望”,他想想他那征伐天下的主公,就觉得这四个字...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