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冷锋过境片段

三年了依然只有片段没有正文,虽然它在我脑子里演绎了无数遍。

艾伦在离开前问他,会好么?
利威尔把那枚小刀片塞在那男孩的手套里,告诉他,当然会,只要我们坚持下去。
信念所在即有光。
他坚信他们的牺牲是有意义的,坚信军部虽然动作不断也不过是想要谋取权力,那是埃尔文的事情,与他们这些人无关,坚信他的退让可以让一切好转。
之后他就看见满地血淋淋的尸体。
他们毫无征兆地闯进他的眼帘,连缓冲回旋的余地也不留,那些死气沉沉的,血肉模糊的脸让他怀疑整个事件的真实性,可是那些战友们的脸却又清晰到让他无可置疑。
佩特拉,奥路欧,根塔,艾尔德……
他记着每个人的名字,分得清每一个人,即使他们有的已经支离破碎。他们都是上了战场过了命的交情,都是能够完全信任对方的兄弟。
利威尔不说话,独自走在遍地尸体之中,小心地避开那些残肢和头颅,无声息地念出他们的名字。
每一个人都在这了。
他的妥协,为军方暗算他的队伍找到了机会。
他听见自己骨骼发出的嘎吱声。
去他妈的雷伊斯。
利威尔攥了一枚刀片,刺入左手腕,血液流出来,滴在地上,和低洼处的一小汪血汇在一起,伤口迅速愈合。
“当作我也在这里。”他低声说,“利威尔·阿克曼从现在起不是什么狗屁上校了。早该不是了。”

————————————————

黄昏时候雾气很大,利威尔在橘色的粘稠空气里隐约看见一个瘦小的人影。他没想到有人会来这。
“上校。”的确是熟悉的声音,那声音早上刚刚响彻整个帝国,宣告和平的到来。
“……陛下。”
“就叫赫里斯塔吧,您是最后一个这样叫我的sword了。”
他们并排站在sword的墓地里,面前是尤弥尔的墓碑,赫里斯塔刚刚成为立宪君主,形式上的活动多得抽不开身。她还穿着下午悼念战死者的黑色长军装,胸前别着鲜红的虞美人,金色长发编成发辫盘在脑后,总归是不像当年那个战地记者了。
她把大束红玫瑰放在墓碑前,“我抽空过来的,让他们帮我准备了花束,本来想她不喜欢这个,可是人都不在了,带什么样的花又有什么意义呢?”
“尤弥尔最后的日子还是很痛苦,可是我们都很庆幸有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可以在一起,这已经很好了,谢谢您。”
他们没有看彼此,默默盯着那块小墓碑。
“劳烦您告诉史密斯,我不会有丈夫了,他们可以不必担心,从我决定成为女王的那一刻起,全部身心就都已经属于帝国。此外……”
“我不能再过来了,给她扫墓的事情就有劳您了。”
年轻的女王低着头慢慢走开,那句谢谢飘散在橙色的雾气里。


——————————————

利威尔开始给艾伦写信。
他终于知道了他的姓,所以这不再是给那个叫艾伦的sword的信,只是给艾伦·耶格尔。
给他的艾伦。
他心平气和,回忆起他们的种种,想起他们的亲吻和抚触。他猜那个小鬼读到这些文字时候一定会不自觉笑起来,把脸埋在膝盖上。艾伦那时候可能已经完成手术,真正变回一个普通男孩,没有拘束服、绑带和口嚼,只是白色套头衫与棉麻长裤,头发蓬松而乱,刚刚睡过一个好觉,坐在床上读他的信。
……

在最后一封里,他这样写到:
没法再和你去看海,我对此深感遗憾。路德维格大概也不能再去了,但是南部有个很不错的城邦可以看到大海,你可以带朋友同去。
我爱你。
祝好。

他写下日期和名字,在暮色沉沉中踏出监室的屋门,最后一次想念他的男孩,然后去面对默立着的绞刑架。

评论(1)
热度(16)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