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CHASM【笠尼】

4

阿尼醒着。她今天喝了酒,却没有到喝醉的地步。这是一个陷阱,她也在等那个杀手的到来,她是陷阱中的雏鸟,也是布置陷阱的猎人。

“……总之边龖境战龖况不容乐观,我们的财龖政状况也十分糟糕了,请陛下早做决断。”

那个财政大臣终于做完了他冗长的报告,阿尼边听边记,脑子被分成数块:一部分用来克制自己不在大臣面前打哈欠失了威严,一部分用来思考那该死的财政状况,一部分决定怎样处置那个只有八成可能性会来的杀手,剩下的一小块地方用来惦记那个比财政状况还该死的阿克曼元帅。

“农龖民们的负担也很重。”她抬起头,“我今天减了税,就先节流吧——从皇宫的用度开始缩减,郊外的那个行宫是不是还没开始动工?”

“还没有,但是图纸已经赶制出来……”

“那就不要建了。”阿尼摆摆手,“贵族和大臣们缩减开销要缓着来,先让他们再跳两天。从国库里支一笔钱采购武龖器送去前线——这件事你去通知阿克曼,让她操心——算了,今天晚上事情太多,姑且先这样,我自己召她,你下去,路上小心。”

财政大臣前脚才走,后脚就有杀手来。阿尼本身担心人多了反而降低效率,准备了小把匕龖首贴身带着,结果外面的人倒是顺利抓住了杀龖手,送去牢里关着审讯了。

她这时候倒是不困了,本来想去看他们审那个杀龖手,又被女官劝诫大半夜看血胡麻差的东西不好,索性乘了马车去找阿克曼谈购置武龖器的事情——阿克曼在国都里待不了多久,前方战事紧急,需要她坐镇。

米卡莎·阿克曼是平民出身,老国王前半生戎马四方,与邻国打得不可开交,一度招募女性入伍,米卡莎就是那个时候参的军,战场上立了功,又转去做了老国王的亲卫军,老国王一手提拔她,请老师教她各种知识,从行军打仗排兵布阵到宫廷礼仪政龖治斗龖争,外面也时常有谣言传出说国王其实喜欢厉害一点的女性,阿克曼就是为了迎合他的喜好而培养的,要不然怎么比他养女儿还上心呢?可是阿克曼却一路顺风顺水一直做到元帅——如果只是养个小情人,代价未免太大了。

阿尼没有让人通报,只是礼貌性敲敲门,就推门进去了。

“可以啊——”

她一进门就是这样的香龖艳画面:薄纱的帘幕上影影绰绰,依稀看见女人半跪在床上衣龖衫不整。她笑一声,踩着那双崭新的羊皮短靴,一步上前掀开了床幔。阿克曼冷冷地看着她,眼角绯红潮湿,圆润的肩膀和胸前大片肌肤露在外面,整个人都充满着情龖欲气息。

“可以啊!”阿尼又笑了一声,向床里面张望,却并未在层层叠叠的丝绸和天鹅绒之中看见其他人,“朕尚且劳碌一夜,元帅倒是很滋润嘛……好不容易回国度来,怎么能没个人暖床?”

“臣失态了,请陛下恕罪。”她低垂着眉眼,羽毛一样的鸦黑短发垂在脸上,阿尼看到她胸前的阴影,倒觉得有趣:上次是阿克曼看她,这次风水轮流转了。最好的是她床上没有人。阿尼只是觉得这样好,对于具体好在哪里知道的并不真切。

“半夜嘛,应该的。”她反身坐在那柔软的床上。

“您怎么不带侍卫……”米卡莎才发觉这一点,眉头也皱起来,却被阿尼打断:“带了的,在你家外面围着呢。”潜在语就是见你时候不用带了。

“我听了财政状况的汇报,决定拨钱增加军龖费,所以来找你商量。”

米卡莎叹了一口气,“陛下一夜没睡?”她叫了女侍进来,“给陛下更衣,去告诉外面的人,陛下晚上不回寝宫了,让原路带回,在这里守着太引人耳目。”

阿尼看着她安排,又看她从床上爬起来下床,“陛下稍等,臣让人来换床具,请陛下在主卧休息……”

“你累不累?”阿尼凶相毕露,“拿出你昨天直呼我名讳的气魄来。”

米卡莎看她一眼,顿了顿,“你肯定累了,明天早上我们商议军费的事情,现在先睡觉。”

阿尼这也才觉得困,终于不用再端着架子,打个哈欠,如同一只金色猫,散漫地踢掉那双小羊皮鞋,“给我解开,我要睡了。”

她说的是束腰。

米卡莎对于衬裙束腰一干东西并不熟稔,又有绮丽情龖思,脸上无动于衷,指尖却慌乱如刀剑舞。阿尼静静坐着,她静静地解,很一会儿才把富有进攻性的美丽甲胄剥下来。阿尼已经睡着了,赤龖裸身体坐着。米卡莎把她的头发解开,又把她平放在床上,她的身体自然蜷曲,赤龖裸而脆弱。米卡莎给她盖上被子,却被抓住手,她的女王睁开眼,睡眼惺忪,“睡这儿。”

“不行。”

阿尼很困,没有多余的话,翻个身,把那只手压在身下,她现在就像一个小姑娘,最后还是加了一句:“明天朕醒的时候看不见你就宰了你全家。”

米卡莎耸耸肩,听着一点威慑力没有的话,顺水推舟躺下,抽出自己的手来。

她们如同新生,安稳地睡下。


tbc


智齿疼QAQ最近似乎认床了回宿舍就睡不好

下星期就要开始刷六级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时间更文,周三课少一点,可能以后都放在周三半夜更

评论(11)
热度(21)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