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CHASM【笠尼】

哭,我真是没用,写得这么慢QAQ大家还有没有什么想看的梗啊哭

6

“唉……我看啊,这个女王也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片子,还不如她那个爹……”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缠着头巾,狠狠往嘴里灌了一口杜松子酒,旁边的干瘦男人赶紧拉住他:“你怎么说话的?声音小一点,万一被听到就……”

“哪里有大人物会来这种地方。”那人不屑一顾。

“不过还真是,边境战况那么严峻,那个女王还天天举办宴会。”

大汉哈哈一笑:“她一上来倒是减税了,反正是没减到我头上。”

“你是做生意的,当然轮不到你了……不过……”干瘦男人往左边一看,那里站着他们的农民朋友,然而对方却一脸苦笑,摆摆手:“别提了,那小姑娘根本斗不过那些贵族,她说她的,他们做他们的——地租、劳役,哪个也少不了。”

年迈的财政大臣讪讪把头缩回破骡车里,看向装扮成男性的女王,想要开口说话,却被女王脸上的阴云震住,张了张嘴还是闭住了。旁边的元帅似乎也没有说话的意思,倚在靠板上,看向窗外凌乱肮脏的街道,她今天穿了女装,现在就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姑娘。

“还算有收获吧。”女王先开口说话了,没有笑意,他们今天先去了军工厂,安排了军费事宜,也计划投产全新的武器,之后她就一定要换上平民的衣服,坐着小破车回宫。

这样的对话一路他们倒真是听了不少。

“减税力度还不够大。”

“陛下……不能再减了。”财政大臣满脸苦色,“还打着仗呢,经济上的东西,不只是税收这么简单,还有政策、国家之间的关系、交通等等,陛下想促进经济恢复,最要紧的就是尽快结束战争,此外还要出台配套的政策,多路并行,这辆车才能跑得快。”

“把你的建议都写出来,具体的落实方法也要写清楚。”阿尼吩咐他,“另外,有没有什么看上的年轻人?要有热忱、聪明能干的。有的话带来我见见。还有,你刚才说的第一句话,原封不动地复述给阿克曼。”

财政大臣愣了一下,额头上的皱纹都攒了出来,阿尼依然面无表情,“愣着干嘛?这么简单的事情都不做的话不如回家养老去。”

他只好不明就以地重复:“呃……元帅阁下,税收不能再减了,还打着仗呢。”

元帅回过头,也是面无表情的样子,“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动身。”

阿尼无动于衷。财政大臣仿佛看到了元帅僵硬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最后重新靠回去看着窗外。他心中暗自盘算着,这位新女王还真是性格奇怪,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是奇怪,这位阿克曼怕是不久就要倒了,他还是离这位元帅远一点,多关心一下自己比较好。

这样的情况其实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从那天阿尼从米卡莎那里回宫之后就一直是这样,她们不直接说话,不独处,见面只谈公事。

财政大臣先回去了,阿尼却不能这样回宫,她的卫队和车驾偏偏在元帅府邸前等候女王驾临,她的教习女官在看到打扮得像个市井少年一样的女王时差点没认出来那是她的陛下,险些吓晕过去。

“不如陛下先进屋去更衣?”米卡莎比她高,说这话时候低着头却没看她,声音很小,像一个对着心上人说情话的女孩子。

阿尼想要假装没听到,女官却接过话头来,“元帅大人说的有道理,陛下身体金贵,穿着这种麻布衣服委屈了陛下。”

阿尼无从反驳,只好跟着女官去换衣服,米卡莎就跟在后面,她有时候肆意妄为,才不管合不合礼仪,阿尼看透她了,她觉得对,那么就会做下去,她仿佛不畏惧世俗权威。

“给我出去!”阿尼回头断喝一声,却被米卡莎抢先拉住门,“是正事。”她声音平静,“我明天动身,所以今天晚上有些东西必须教给你。”

“有的是专业的老师……”

“我信不过。晚上是有宫廷宴会的吧,这很重要。”

 

阿尼早已厌倦宴会。老实说,她对于充斥着武力的无理战场反而有些向往,或许正如米卡莎所说,她适合做一个将军,而非国王。她的金发盘起来,戴着王冠和全套的钻石首饰,她在明亮的灯光里被自己手上硕大的戒指和精致的手镯晃了一下,难免开始思考,这一套首饰够普通人家吃多少年呢?她又抬起头,在人群里寻找她的那位叔叔,心里却在盘算怎么漂亮稳妥地把他拽下来。

很快舞会开始,贵族们向她行过礼后就鱼贯入舞池,阿尼没有跳舞的想法,独自坐在舞池边,米卡莎就过来。

“您还在生气?我为我那天的失礼道歉。”她今天倒是穿了女装,墨蓝色的绸缎礼服,她微微弯腿行礼。

“直接开始吧。”

“您看,”米卡莎·阿克曼在她身边坐下,下巴微微一抬,“那女人,你怎么看?”阿尼抿着酒,漫不经心,“公爵夫人,漂亮,血统高贵,没有怎么打过交道。”

“不,阿尼,”她又直呼她的名字了,“你要学会观察别人,正如他们观察你。那女人戴着昂贵珠宝,她家里很有钱,但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款式了,已经不流行了,如今再戴出来恐怕会被其他女人在背地里嘲笑。即使她喜欢,也不应该在女王的舞会上戴出来。她现在缺钱了,她的丈夫或许有了更加年轻漂亮的小金丝雀而忘了她。可是你看看她,不忧伤,忙着和绅士们搭话。他们或许并不相爱,而她又缺钱。陛下,你的猎物正在你面前。捕获她。”

阿尼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个女人会成为撬动公爵的杠杆。她还不至于自己出手,吩咐下去自然有人会去做。

她面对米卡莎:“这就是你要教我的东西?”

“不错。”

“教我怎么……看人?”

“换个人实践一下?我看那边的……”

“就你。”

米卡莎哽了一下,她垂着眉眼,柔软服帖,可是她们都知道这不过是假象。

“你……穿了女装,看起来兴致不高,是因为明天要重新回到战场?你的坐姿——笔挺规矩但有些僵硬——你是个军人,但是接受过专门的礼仪训练,或许还有些紧张?和我在一起会紧张?”阿尼尝试了一下,最后叹气,把桌子上的酒灌下去,“我没办法看透你,米卡莎。”

“已经不错了,比起刚才,”米卡莎挑挑眉,“但是并不是因为要回去。”

阿尼静静听着。

“我穿了女装,我以为你会喜欢。”她也轻轻叹了口气。

阿尼一瞬间在嘈杂之中听到自己的心跳。

tbc

评论(7)
热度(30)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