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无关紧要【利韩】

我又来作死了~脑洞来源于中秋节蹲地上吃月饼被我家妞嫌弃,估计又是一篇ooc⊙﹏⊙
写了一个星期←_←



又是一个中秋。
事实上利威尔和韩吉对这种传统节日毫无兴趣,毕竟其中的传统文化在千年的传承中已经遗失殆尽,在北方,他们仅仅是吃月饼看月亮——大多时候月亮还被雾霾挡住。
可是今年这个时候韩吉在这边,她在做一个关于汉服运动的报道,恰好中秋节有活动,于是就留在这边撰稿,利威尔不一样,他是辞了工作回来的。利威尔已经从男孩变成男人了,可是依旧随性,因为这份随性在杂志社吃不开,在长途旅行做完最后一期专题后立马辞职,回到北方小城短暂休憩。
于是他给韩吉打了两年多来第一个电话。
韩吉亦是随性,不过她的随性带着随和,能够融入任何一个环境,能够与任何人真诚的打交道。也正因此,利威尔才能多年不断联系,不定期不定时,韩吉会给利威尔打电话过去,内容千奇百怪,吐槽上司、闲聊生活或者是求救——某次韩吉去一个小村子里探访当地即将被拆除的古建筑,被大雪困在山里,信号一格的时候没想到打110,一个电话轰给利威尔,让他来救她;利威尔当时懵了一下,毕竟他遥在千里之外,鞭长莫及,好在韩吉走前往他邮箱里发了行程和地图,他原封不动地把东西转发给三笠,三笠再去帮韩吉报警……幸好这兄妹俩都极其利索,韩吉被救出来的时候还是整个的,没被冻掉一条胳膊或一条腿。
回归正题,之前都是韩吉给利威尔打电话,所以这次利威尔给韩吉打电话着实让红发的开朗女性大吃一惊。
“喂,利维?你没事吧?胳膊断了还是腿断了?”
利威尔听到以后恨不得把手机摔在这女人脸上,“我明天火车,中秋节到,给你带了蛋黄莲蓉月饼。”
于是他听到那边韩吉语调愉悦的爽快答应:“太棒了,利维!我去接你。你几点到?”


火车一如既往的晚点,一晚就是三个小时,从中午一点扛到下午四点。韩吉在给利威尔打了个电话确定他火车晚点后就再没来电话,利威尔无聊,一个人在火车上读《不朽》。突然间手机响起来,他撇了眼来电显示,挺惊讶,三笠。他一接起电话,女孩子清冷的声音就顺着无线电波溜进他耳朵,“利威尔?你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利威尔挑挑眉,“我什么事还非和你说不可?”“要不是韩吉我都不知道你回来了。爸妈也不知道。”“本来就没想让你们知道。”利威尔这话说的行云流水,没带一点歉疚,可他不是没心没肺,辞了工作这种事让老人知道又会引起一段唠叨和心肌梗并存的日子。至于三笠,他可不觉得去打扰妹妹和学弟的生活是个不错的主意。
“你……那你住哪?”三笠问他,不愧是兄妹,她一下子明白他的思虑。
“韩吉那,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她给你们告得这个密。”利威尔半开玩笑。他没想到韩吉会把他回去的事告诉三笠,韩吉一向作死,但她是个相当聪明的女人,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利威尔挑挑眉,他知道韩吉或许是有什么意图,但他觉得一定是什么和自己背道而驰的东西。



利威尔下了车,拖着不大的黑色行李箱一个人走出站台,半天没看到韩吉的影子。他皱皱眉,开始担心那女人被堵在路上——不是担心韩吉,而是担心她干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但并非如此。他终于看到了她,她蹲在地上啃月饼,不修边幅,马尾胡乱扎起来,头发因为刚刚洗过而毛毛糙糙,她穿着一件还算干净的格子衫,黑色铅笔裤配一双短靴,旁边立了个牌子,上面写着潦草的两个字,利维。
“你多大了,还蹲地下吃东西。”利威尔瞥了一眼,赫然发觉韩吉的月饼馅是五仁,他皱眉:“既然你口味这么重,那蛋黄月饼就算了。”女人噌的一下站起来:“别呀,我可是等你等了四个小时,利维你不感谢我一下对得起我么!我可是专门洗了头来见你,午饭都没吃!”
这个时候他或许应该揉揉她的头发。
“今年中秋就在你家过了,”利威尔看着她,觉得其实韩吉也算个漂亮姑娘,他翻出块月饼,“只有这个,你可以去旁边吃顿饭……为什么告诉三笠?”韩吉揉揉头发,把自己蓬松的马尾弄得更乱:“你生气吗,利威尔?”在利威尔回答前她又接话:“你不能总是瞒着他们,他们早晚会知道,你需要和家里人亲近一点,你们四年没见了。”利威尔看着她无动于衷,“所以?”“我是说真的,利维,他们是你的家人,但你总是什么都不对他们说,这是不行的。”“不是你还在这喘气么。”利威尔把行李箱拎起来,“中秋就住你家了,抽时间陪我回去看看老头子,免得他除了唠叨工作以外还要唠叨其他东西。”
韩吉愣了两秒,突然反应过来利威尔说的是什么,然后眨巴眨巴眼,觉得这个结果有些突然,不过这却是极好的结局。

评论(3)
热度(1)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