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阅后即焚

嘛,本来想写孤独的赢家,又觉得写点欢脱的小肉文吧(其实根本没肉)

第一次写特工梗(好像关系不大)完全不知道运作原理(;´༎ຶД༎ຶ`)所以bug神马的肯定满篇都是……

剧情需要,里面的姑娘都比较……呆?蠢?(我错惹……)





作为一个特工,艾伦在入行的时候就被教导,消息必须严格保密,一旦泄露出去自己丢了性命是小事,但是某些行动计划泄露后导致的国家损失可是不可估量的,所以“阅后即焚”成了他们的行事准则。

某次晚宴上,他第二十七次和利威尔搭档。

艾伦穿的风骚,一面三心二意的和酒会上的漂亮姑娘们调情,一面等待着利威尔的消息。那种心情大概有点像等男朋友的小丫头。他这么自嘲着,靠一个不入流的小戏法博得了面前穿金戴银的姑娘们的小声惊呼。

他带笑环顾一圈,想起来利威尔说,对方的特工也藏匿在场子里,据说是个冷艳的姑娘。真是的,居然用冷艳这种词形容对方。

“先生,您的卡片。”

穿着拘谨燕尾服的侍者恭敬地托着托盘立在他身侧,托盘里乘着一张制作精美的卡片,样式简单,一看就是利威尔的风格。艾伦拿出卡片,向侍者道谢。那是利威尔的名片,墨蓝色,有浅色的不规则底纹,艾伦一下子就辨认出那是加过密的消息,他暗暗把内容记在心里,然后把名片收起来,借口出去抽烟,在洗手间烧毁了那张小卡片。

姑娘们仍然在那里等着他,艾伦笑着挤进她们中间,他有轻微的脸盲症,即使之前都看过这些姑娘的信息却还是不能准确的把名字和人对应起来,只能通过不同的香水分辨——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她们看起来几乎是一样的——整容过或没有的漂亮脸蛋,昂贵的晚礼服,以及身体裸露出来的部位上闪闪发光的珠宝首饰,这一切都让他疲倦。早点结束吧,难得和利威尔相见。

就在他准备从这个浮光掠影的圈子里抽身而出的时候,侍者的声音又响起:“先生,您的卡片。”

艾伦有些讶异,笑着道了谢后接过卡片,还是利威尔的,墨蓝色,有底纹,不同的是背面有男人黑色的钢笔字,字体漂亮流畅——晚上去我那住?艾伦一愣,内心开始咆哮,利威尔到底在想什么啊啊啊,明明是在出任务他竟然在光天化日大庭广众跋山涉水翻山越岭和自己调情!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身旁的姑娘搭话,面不改色的收起卡片,“真是不好意思,先失陪了。”他笑起来带着些歉疚的意味,看上去又很阳光。

再次进入洗手间,烧掉,出来,等待下一张。

不同的只是印花和背面的字,“啧,真是麻烦的小鬼,我不在就去勾引别的女人么?等晚上回去操哭你。”

艾伦呼吸一滞,这特么都什么东西啊喂,被看到怎么办,利威尔先生太过分了啊!旁边的姑娘见他半天不回话,好奇的凑过来看,艾伦吓得一抖,卡片差点掉在地上,他抬手拂过那姑娘的脸,深情款款的凝视,(这个时候艾伦自己都懊悔当年为什么不去当演员)接着姑娘的话尾:“你呢?不如给我们讲讲你的故事?”姑娘小脸一红,也忘了去追究刚才的卡片上到底写的什么了。

之后的一张上面底纹已经很少了,文件就此传完,也没有利威尔的字,艾伦以为这样就可以抽身了。

为了不引起怀疑,他烧毁以上的两张卡片后,又回到会场,却接到了新的卡片,还是名片,不同的是没有花纹,背面还是利威尔的字,潦草的花体。

“喂,小鬼,还记得上次做爱么?你脖子上的那个吻痕可是留了挺久。”

艾伦表情有点复杂,他下意识地摸摸颈侧,那大概是两个多月前,利威尔那次格外有耐心,不对,应该说有耐心的过了头,磨磨蹭蹭就是不进入他,非要他从里到外湿的不行,整个人软在床上才背入。那次做完他腰疼了整整三天。

阅后即焚阅后即焚。

艾伦想到这个词,他当然想去烧掉这些东西,他甚至觉得直接把利威尔烧掉好了,色情卡片什么的太羞耻了啊喂。但现在一个姑娘站在他身后,一个姑娘亲昵地搀着他的胳膊,还有一群姑娘堆在他身边,小声的却喋喋不休的给他讲那些趣事。

艾伦现在却只想着利威尔。

卡片一张张传来,内容一张比一张露骨,艾伦整个人都开始发热,利威尔的一贯准则是言语管教不起作用的时候就需要身体上的教训,那些“教训”艾伦记得清清楚楚,而今天他又有了新的收获——绝对!绝对不能和老流氓谈恋爱!


艾伦匆匆忙忙的和那些姑娘们打过招呼后就钻进了洗手间,他们两个月没见,也不可能去找人,心理和身体都想念的不行。该死!艾伦心里像是一团干枯的乱麻,利威尔的卡片和字就是最好的火苗,只需要一点点就足以让他燃烧,何况现在利威尔给他的是铺天盖地的火。

他喘着粗气,躲在隔间里,确定了隔壁没人后就解开那条贵的要死的裤子,他胯下已经硬的不行,满脑子都是利威尔。他想利威尔,想得手上失了分寸,来来回回撸动的动作重而凌乱,该死,老流氓!

想想利威尔给他传来的那些话吧,都是什么玩意啊该死——

“啧,真是麻烦的小鬼,我不在就去勾引别的女人么?等晚上回去操哭你。”

“喂,小鬼,还记得上次做爱么?你脖子上的那个吻痕可是留了挺久。”

“真可惜我们不能坐一辆车走,在车上来一次也是挺不错的。”

“想想吧,我开车,你却解开我的腰带,我们黏腻的接吻。”

“或是晚上回到家里,把你摁在卫生间的墙上或者是客厅那扇落地窗上,让你变得湿软,不会再嘴硬或是和我打架”

“啧,那个女人居然挽着你——或者我今晚可以粗暴点?在润滑还没有做充分的时候就进去,始终顶在你的那点上?”

“呐,艾伦,你又会怎么叫呢?声音软成一滩水么?还是会被我操哭呢?”

艾伦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他一回神就听见自己细碎的呻吟和喘息,“哒哒哒。”敲门声有规律的响起,艾伦停了手上的动作,屏住呼吸,吓得身体抖了抖。然后他看见一张墨蓝色的卡片被从门缝里塞进来,他一愣,差点硬着老二吊着裤子开门冲出去。该死的!一切都被利威尔掌握的滴水不漏,自己刚才的喘息怕是都被他一滴不漏的听见了。

艾伦脸红了红,他双眼有些无神的盯了地上的卡片两秒钟,随即像一个吸毒者一样破罐破摔的去把那张卡片捡了起来。

“小鬼还真是迫不及待,如果不是卫生间太脏就直接把你按在墙上,你可不能叫出来,我猜你现在一定整个人都是软的,你自慰的时候会怎么样呢?弓起身子,手指环住它,有些粗暴的撸动?那一定是因为你想起我来了。如果是这样的,不胜荣幸。”

艾伦就快要抵达了,那张卡片掉在地上,背面朝上,上面只有三个字。

艾伦心里一悸,浊白的体液喷涌而出。

“我爱你”

啊啊……他无力地瘫在马桶上,心里盘旋着两个念头,一是下辈子绝对不能和老流氓谈恋爱,二是这张卡片他可不可以不阅后即焚。

等艾伦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转角处站着一个姑娘,奶金色长发,眉骨高而凛冽,神情薄凉,艾伦不记得看过这姑娘的资料,意识到不对却一下子被高超的格斗技翻倒在地,后颈遭到重击,在他眼前出现的最后场景就是姑娘蹲下身,翻找他的口袋。 阿尼看了看那些卡片,脸红了红又白了白,骂了句脏话,拨了个电话出去,踩着高跟鞋走了。 与此同时,埃尔文终于等到了电话,男人冷冽的声音顺着无线电波传来“喂,对方特工的长相身份已经确定,可以把那个总黑着一张脸的小丫头派出来了。” 最后怎么样了呢⊙▽⊙我也不造啊 把之前埋了但忘了的伏笔补了一下,和一开始设定貌似出入有点大。。。。




自慰情节崩毁了





评论(2)
热度(26)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