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过去的你遇见未来的现在 5完

团兵利艾预警


“埃尔文唷,真是个奇怪的男人。麻烦,明明只是皮肉交集,吹头发什么的……切,又不会感冒。啧,真棘手。”

“吹头发?”

“用一种叫吹风机的机器把头发烘干。”

“啧,真是难得的温柔。”


利威尔最近有点愁,虽然他还是一身黑,穿高跟鞋游走在黑街的巷子里,也为了生计而打架,但最近一定有什么不一样了。

那个该死的史密斯!

男人细致的要死,在他们做完爱后留下来帮他清理床铺,当他打完架后给他处理伤口,洗完澡后牺牲色相从隔壁借来吹风机给他吹头发……基本每天都能见着这男人,给他的钱不多不少刚好是他开出的价,可是他又做了这么多。埃尔文喜欢把他摁在什么地方,让他穿着高跟鞋,然后背入。但他又是那么温柔,前戏充足,往往要利威尔等不及才进入。埃尔文热衷与他接吻,热衷于看着这个小个子犟的要死的男人为他打开身体,变得柔软而湿热。

可他又是那么冷漠,他只对利威尔好,对其他人虽然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却意外的疏离。他看似亲和,骨子里的骄傲和疏离是利威尔能清楚感受到的。

利威尔知道他在一点一点沦陷。

而对此,那边的利威尔则表示顺其自然,那个时候利威尔正坐在床上脸色难看的抽烟,旁边埃尔文有些无辜的玩手机。那天埃尔文第一次内射。

“你他妈射个头啊!我操,不戴套你他妈不怕得病么!埃尔文你个操蛋玩意!”

埃尔文就着身高优势轻而易举的摸摸利威尔的头,“你有病么?”

“没……但也不能……我他妈有洁癖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是嫌我脏么?”男人眨眨眼,利威尔叹口气软下来,“算了,拿你没办法……喂,我说你有没有什么奇怪记忆什么的,比如说巨人还有墙壁,自由之翼?”

埃尔文迷茫了一下,“你说啥?”

“算了,听着,我出来以后把床给我收拾干净。”


他们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持续很久,埃尔文消失了两个多月,重新出现在他面前。利威尔穿着高跟鞋坐在巷子口抽烟,见到埃尔文就翘着脚看他,对方没作解释,拽过他的手就把戒指套上,这才说,我这两个多月去置办房子了。

那天利威尔给那边的利威尔写东西,这么说的“利威尔,我并未带有曾经的记忆,我只是看到。当然,我也并不愿意带有那些东西,它们牵牵绊绊纠缠不休,记忆阻止人们相爱。我曾问你我们是一个人?但事实并不,或许我一辈子也没法见到你爱的那个小鬼,或许他在哪里会和什么人结婚。没有记忆的埃尔文就只是埃尔文,还好,没有记忆的利威尔就只是利威尔。”

利威尔没给他回话。

当晚,他最后一次住在黑街,梦到那个男人坐在一棵树底下,盖着披风,闭眼。然后他突然意识到,利威尔死了。

他循着梦境找到了那棵树,树下有一块被风化的小碑,上面刻着名字——利威尔·阿克曼

“啧,利威尔,真是逊啊。”他穿着高跟鞋站在树下,手里捧着一小束白玫瑰,“你那个小鬼应该哭的很伤心吧。”他歪歪头,想象着利威尔的灵魂回到艾伦身边,看他哭的样子,一脸嫌弃的摸摸他的头然后吻他。只不过那个小鬼什么都不知道。

“啊,埃尔文要把我从黑街带出去了,今后或许会生活在一起。所以来和你告别。”他顿了一下,把玫瑰放在碑前,“勇者一生只死一次。”

这个时代的利威尔回忆着梦境,向那个时代的利威尔敬了军礼。


这个时候,高大的金发男人正穿着黑风衣在远处等他。

这个时候,棕发的小鬼正被押上处刑台,心里还惦记着死去的利威尔。

这个时候,艾伦第一次遇见米卡莎。

这个时候,一切都在继续。

END




最后写的潦草了,其实应该好好交代一下埃尔文的失踪和利威尔的死去以及艾伦的处刑。倒数第二句是出来混排比句的,不过之前高跟鞋利说过嘛,这个世界的艾伦或许会在什么地方结婚。

终于把执念放下了,才不会告诉你们头像就是毁掉的cos……

评论
热度(7)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