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论给教授下迷情剂的可行性及成功率(上)

论对教授下迷情剂的可行性及成功率

 

“哦,不,艾伦,你不能……”金发的少年第一次一口回绝了他的友人,他掩面,不愿意再搭理这个crazy idea。

“可是阿尔敏,情人节就快到了。”

呵呵呵,这和我有毛钱关系。“你可以去找米卡莎帮你。”被逼无奈的少年开始给他的友人出馊主意,却被一句奉承塞回来:“谁都知道你是整个格兰芬多,不,整个霍格沃茨学得最好的哪一个,十个米卡莎加在一起也绝对不会比你更聪明!况且,到时候被抓了我又不会把你供出来。”

“我……”

“你们在说什么?”黑发的女孩子从身后追上他们,新剪得短发非常利索。

“并没有!”两个人异口同声,果然印证了那句 the friend in need is a friend indeed。

“是么,艾伦?阿尔敏刚才好像很为难的样子。”

阿尔敏扶额,他今天到底招惹上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以至于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他是应该解救自己还是保护友人呢?

“阿诺德。”淡金色头发的女孩子拍了一下他的肩,神色冷淡的从他身旁通过,阿尔敏一拍头突然想起了什么,叫着“利昂纳德,上次的笔记还没还给你!”追了上去,成功逃脱了进退两难的境地,留下一脸困惑的艾伦和米卡莎。

“那个斯莱特林是谁?”艾伦挠挠头。

“阿尼·利昂纳德,阿尔敏怎么会和一个斯莱特林在一起?”

“不知道……诶,他说的什么?借笔记?阿尔敏还用借别人的笔记?”艾伦终于慢半拍的意识到了什么。

 

 

魔药课,艾伦最喜欢的一堂课。当然课的本身并不占多大比重,重点在于上课的那个人,自从四年级以来他们换了教授,艾伦的魔药课成绩就突飞猛进,直追阿尔敏,而那个黑发小个子巫师对他的评价也终于从“除了莽撞一无是处的小鬼”变成了“还不赖”。

既然提到这个巫师,就有必要拎出来说一说——他叫利威尔,艾伦猜想整个霍格沃茨大概没有谁知道他的姓氏,所以他们只能叫他“利威尔教授”。利威尔年纪不大,三十出头的样子,前两年才回到霍格沃茨任教,恰逢上一任魔药课教师扎卡里退休,他直接被史密斯任命成为新的魔药课教师兼斯莱特林的院长。啊,差点忘了说,他是个斯莱特林——艾伦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十分愤怒:“凭什么魔药课教授都是斯莱特林!”那个时候恰好利威尔从他身后过,手中的课本拍上他的头:“有什么不妥?”艾伦张张嘴,硬是没答出理由。出乎意料的,小个子男人没有为难他,只是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格兰芬多的耶格尔,你的魔药课成绩如果再是D,就太给格兰芬多丢脸了——我上学的时候,没有一个格兰芬多的魔药课成绩这么差。”艾伦一愣,小个子巫师却已经走远了。

此后就是极为难熬的一个学期,利威尔几乎每节课都要点名叫艾伦起来回答问题,他看上去刻薄实际却比以往的那些教授都要好,答不上来也不会给学院扣分,可艾伦就觉得忍受他那锐利的目光是一种煎熬。那段时间他整天都扑在魔药学上,去图书馆里翻书,成天围着阿尔敏和米卡莎请教魔药学的问题,他的论文总是要比利威尔布置的长出几英寸来。在那个冬天,他的魔药课成绩终于上升到B。着实不易。

 

【星期三,上午第二节课是魔药课,和斯莱特林一起上。】

“利威尔教授,”一个女生举手示意,在得到对方的允许后继续说,“您知道,情人节快到了,所以……请问您可以抽出一节课教我们做迷情剂么?”下面不少男生开始哄笑,但很快因为利威尔的消声咒闭了嘴。

“迷情剂?”他挑眉收起魔杖,“那东西和鼻涕虫一样惹人嫌,举个例子,多年前,伏地魔——把你们的嘴都闭上——伏地魔的父母就是因为迷情剂结合,却在停药之后分开。”

“迷情剂不能带来真正的爱情。”

“没错。虽然阿克曼你的礼节真是差到令人惊讶,但格兰芬多加十分。”

“但迷魂药可以。”阿尼面无表情的回答,看得阿尔敏颤了一下。

“斯莱特林十分,可霍格沃茨不允许。”

“教授……”那个女生一脸乞求,利威尔挥挥手,十分不耐烦,“如果埃尔文同意就加一节课。好了,翻开《强力药剂》,开始上课。”

“你看,”艾伦压低声音,“如果允许给学生下迷情剂,那么我为什么不能给教授吃呢?”“You must be kidding.”阿尔敏把豪猪刺扔进坩埚,“利威尔教授他可是教魔药的……”不过估计他也想不到会有学生蠢到这个地步给魔药课教授下迷情剂吧。

“总之,你一定得帮我,拜托了!”

“不,不可能……米卡莎知道了非得给我下阿瓦达索命。”

“怎么可能,有佩特拉护着我们呢……况且你到时候难道不需要么?我们可以在它完成之前分成两份,你看看,一举多得。”艾伦沾沾自喜自己的主意。

阿尔敏抬头瞟了一眼斜前方的奶金色头发姑娘,咬咬牙,“你可不准告诉米卡莎。”

 

坩埚里的液剂皎洁粘稠,珍珠母的光泽还有螺旋上升的蒸汽——阿尔敏和艾伦蹲在坩埚边就差没拍手叫好——他们是偷偷钻进魔药教室的,绝对不能被发现。艾伦小心翼翼的把迷情剂分成两份装进玻璃瓶里,压低声音问了一句:“阿尔敏,你的那份要给谁?”金发少年钻在桌子底下却声音愉悦,“阿尼·利昂纳德,你见过她的,就是那个斯莱特林——别把嘴张那么大,利威尔不也是个斯莱特林。”

突然,教室后面传来了轻微的响动,吓得他们差点把坩埚打翻,一个身影在黑暗中经过他们又折回来,“诶!——唔——”艾伦眼疾手快死死捂住了来人的嘴,“让,你来这里干什么?”“我还要问你们呢!”三个人互相打量一番,一下子意识到彼此的目的都是一样的,先是浑身一凛,然后有些尴尬的看着彼此,“喂,你们的……是送给谁?”“还要问你呢!”让的脸似乎是红了红,小声的吐出了那个意料之中的名字,“当然是给米卡莎了,你呢,你这家伙不会也是……”“你想太多了,”阿尔敏收拾好坩埚,“是利威尔。”

 

利威尔之前说艾伦莽撞其实是不完全的——比如艾伦害怕利威尔察觉到什么,没敢在情人节当天把迷情剂下在巧克力里塞给利威尔——如果那样,一定会扣光格兰芬多这个学期所有得分,不过,艾伦想到这茬还只是因为他听见了史密斯校长调笑利威尔的一句:“利维,这个情人节你可得小心着吃东西,免得吃到哪个女生送给你迷情剂。”利威尔挑挑他凉薄的眼皮,一句话顶回去:“听说前年哪个女生把你当成她情敌,在情人节那天给你做了生死水然后托韩吉带给你,之后你睡了一整天?”

埃尔文笑了两声,显然对这件事毫不在意:“学生嘛,就是这样才叫年轻啊。”

“你真勇敢,”利威尔戳着盘子里的牛排,“你居然敢吃韩吉的东西?”






我是码不完了……太久没看hp,bug啥的麻烦无视掉

到底要不要写肉…………

评论(16)
热度(51)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