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论给教授下迷情剂的可行性及成功率

情人节是个奇妙的节日。

麻瓜们送玫瑰送巧克力,巫师们也不能免俗,而在霍格沃兹,往巧克力里加迷情剂就成了多年的优良传统,年轻的巫师和女巫们屡试不爽,“无论你的心上人是谁,只要他吃下这爱情魔药,便一定会臣服在你的石榴裙下”——语出拉文克劳院长兼变形课教授韩吉佐耶小姐。

于是在这位富有童心的教授的支持以及校长和各位院长的默许下,霍格沃茨的情人节变得异常的混乱。整天都是学生们在校园追逐的情景,早餐的时候,突然一个斯莱特林站起来大声对着赫奇帕奇的桌子喊“Jane,you are  my rose!marry me please!”拉开了一天的序幕。

此举震惊了一大片斯莱特林,以至于忘记给他一个漂亮的消声咒。这种摧毁荣耀和骄傲的蠢事,该死,当年一定是分院帽弄错了!

接下来便是韩吉爽朗的笑声“看到没,就算是冷漠的斯莱特林也不能逃脱爱情!”

利威尔挑眉“你脑子被巨怪吃了?那东西不能带来爱情。看那个赫奇帕奇的表现,她根本没下迷情剂。”“但是我可爱的小斯莱特林却能借这个机会越过血统和荣耀向平凡的姑娘表白呀。”韩吉挤挤眼睛,“我昨晚还问了黎各,她说你能在今天摆脱孤身一人的困境。斯莱特林,加油吧,你的男孩在前面等你呢~”利威尔撇撇嘴,下意识抬头瞅了一眼,恰逢耶格尔抬头,两个人目光隔空交会,那个小鬼怔了一怔,迅速扭头,和他旁边金发的男孩子交谈,似乎还有些争执。

珍宝一样的男孩子。

利威尔想。

他收回目光,他才不信占卜课和什么劳什子教授,占卜大概还不如麻瓜的概率计算准确,即便那个劳什子教授是黎各。

韩吉好奇的凑过来“诶诶,不会吧,这么轻松就……”“别闹,我对埃尔文没一点兴趣。”利威尔推开她,搬出早生早育女儿已经在魔法部工作的老友开脱,顺便一句话噎死韩吉,“你可别又像以前,前男友从世界各地给你送尖叫信问候你。”韩吉愣了愣,回头瞄一眼莫布里特,“梅林!我好不容易要嫁出去了,利维你可别让他听着!”


“阿尔敏,那个真是个斯莱特林!"艾伦小声说。

“嗯。"阿尔敏答得不太上心,阿尼就在那男孩身边坐着,她女伴少,阿尔敏猜如果平时斯莱特林能和格兰芬多关系好点的话,她应该会和米卡莎相处融洽。她对此不抱态度,连皱眉也没有,仿佛全然与她无关,她仍旧冷冽淡漠。阿尔敏惊叹,一个真正的斯莱特林。

艾伦直起身来冲着教职工的桌子看了看,恰逢利威尔抬头,黑发的巫师看过来,艾伦几乎可以确定那男人是在看他,他的脸不自觉的红了红,而阿尔敏突然想到什么一下子拽过他“艾伦,给他们下了迷情剂,他们会不会当众……失态……”他权衡了两秒钟,终于换成了失态这个还算过得去的词。艾伦瞥了他的金发友人一眼,“老实说,我不知道。”

“那你还!”

“药剂都已经做出来了,今天情人节。”

“这不行,艾伦!你不能让她当众出丑!她可是个斯莱特林!”

“我当然知道,况且利威尔也是啊。”艾伦知道他说的是阿尼。

“那你更不能!”

“……那怎么办,阿尔敏。”艾伦一下子安静下去,头微微低着,他的棕发有些长,微微遮住眼睛,“那怎么办?”他声音颤抖着,逐渐微弱下去。

阿尔敏愣住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的艾伦,艾伦勇敢又热心,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也是真正把他引向真实世界的人,是个不折不扣的格兰芬多。可他现在就像一只孤苦伶仃的猫。那么……无助。

“那怎么办呢?利昂纳德,她是个姑娘,她和你同龄。即使她是个斯莱特林,但那不重要。可利威尔不一样,我在他眼里只是个小鬼,但我爱他,如果他愿意爱我的话,哪怕只有一个瞬间,就算是米卡莎的阿瓦达索命我也愿意挨一下。”

“等等艾伦,”阿尔敏打断了他的话,“该死,我刚才看错了,你看那个赫奇帕奇,她焦虑不安惊慌失措,根本不是她下的迷情剂,只是他想表白而已!”

“诶!”艾伦一下子觉得自己的感情被欺骗了。


隐形衣是个好东西。

艾伦低声在阿尔敏耳边说“下次去你家一定要特地拜访你爷爷。”阿尔敏低声笑了笑,“爷爷要是知道我们这么用隐形衣,绝对不会让你感谢他的。”阿诺德家也是有名的世家,阿尔敏父母早亡,爷爷把他带大,而隐形衣则是他去年的生日礼物,这件隐形衣从他爷爷手里传到他这里。

艾伦悄悄的把药剂打开,倒进桌上的冷茶里——利威尔只喝冷茶。而现在他正坐在旁边,默默地翻着一本魔法史,食指和中指交错在桌子上叩击,艾伦的心跳也像那个节奏。

在他端起冷茶的瞬间,艾伦和阿尔敏快步走了出去。


“阿尼。”

奶金色头发的斯莱特林定住了脚步,抱着一大沓书,“有什么事么?”她声音很冷,艾伦和米卡莎在旁边走,目光总是不住地飘向这边,米卡莎一度表示,如果那个斯莱特林敢做出什么伤害她闺蜜【?】的事情的话 一定亲自给她下生死剂——至于为什么是这个,米卡莎解释,这样她就会错过所以重要的课,只能去问阿尔敏借笔记——她上的的麻瓜研究里讲过麻瓜这种追求配偶的方法。

“你……”阿尔敏有些犹豫,他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我喜欢你?还是你愿意和我共度余生么?

阿尼没说话也没有转身离开,默默看着他,这个时候她一点也不像个斯莱特林,她的锋利和骄傲都收敛的干干净净,她只是一个在等待的女孩子。

阿尔敏看见她低垂的脖颈和金色的睫毛,心里一咯噔,说出的话根本不过脑子“我做了迷情剂送你,你要不要尝尝。”

“……”

“……”

“阿诺德,你……有巧克力么……”

所以呢?艾伦更不能理解了,这是表白成功的节奏么……







本来打算这次写完了,手机写了几个晚上实在是写不动了,觉得写的好啰嗦,等我换了电脑继续利艾部分……觉得利威尔一定会喝到迷情剂呢~

我今天还生日……


评论(18)
热度(47)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