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论给教授下迷情剂的可行性及成功率

“梅林!利维你能不能不让你的蛇到处爬!该死,这东西太讨厌了!”韩吉从隐形衣底下钻出来,缩在椅子上,一脸嫌弃的看着桌腿旁边的蛇。

利威尔放下那本用来装模作样的魔法史,看着门口他并不能看见的隐形衣消失的地方,还真是胆大妄为啊,耶格尔。果然是个除了莽撞一无是处的小鬼。

“蛇比你看着赏心悦目多了,起码它们能给我带回来有用的消息。”利威尔瞥着那杯冷茶,一瞬间有种冲动——如果不是韩吉在旁边,他倒是蛮想尝尝这个小鬼的味道——会是什么呢?阳光还是榛子?

“怎么会!我可是一大早就和你说了,‘你的男孩在前面等你’,你自己非要扯到埃尔文头上去。羽加迪姆 勒维奥萨——”那条蛇一下子悬空,飞到了利威尔的沙发上,那小可爱显然是被吓到了,在沙发的一角蜷成一团。

“你打算怎么办?嗯哼~”

“我总不能告诉年轻的耶格尔,他费尽心机做的迷情剂我没有吃——”

“恩,你也不要妄想罚他们禁闭,佩特拉会来找你的。”韩吉在一边笑的花枝乱颤,“她最护短了,怎么样利维?要不要接受这份表白。”

“别蠢了,”他起身,“迷情剂不能带来爱情,那小鬼完全没听课啊——不好好教训怎么行呢?”

韩吉在他身后笑的更大声,“喂喂,别这么恶劣,他还未成年……”

 

 

艾伦一个人坐在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里,面前的桌子上摊着姑娘们送给他的热辣辣的情书,以及那些不知道加没加迷情剂的巧克力。

米卡莎和阿尔敏都不在——让那个家伙把米卡莎单独叫去天文塔,米卡莎当时愣了愣,脸稍微红了一下,没说什么就跟着去了,看样子,让那个家伙也会和阿尔敏一样不需要迷情剂就可以表白成功了;而阿尔敏,从他表白成功以后就一直和那个利昂纳德黏在一起,对于他的焦虑,前者只是撂下一句“别着急艾伦,迷情剂肯定有用”就匆匆忙忙的和他的女友约会去了。

可万一利威尔突然不和冷茶了改喝热茶怎么办?万一他忘了喝放上十天半个月直接倒掉怎么办?万一被什么韩吉教授佩特拉教授不小心喝了怎么办?万一……

艾伦不敢再想了,他漫不经心地翻着那些情书,开始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光明正大的表白了——“耶格尔,耶格尔!”一个拉文克劳闯进来,“利威尔教授找你过去。”

他一愣,应了一声,匆忙起身,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抓起来扔回寝室里去,然后就往地下室跑。

 

“午安,耶格尔,我想你……下午并没有课。”利威尔坐在那张宽大的椅子上,一条蛇蜷在他旁边,还有一条盘在桌子上,桌子上还摊着那本魔法史,艾伦瞟了一眼页码——和早上一般无二——他一页也没看。

那奇怪的停顿让艾伦的心跳漏了一拍,不过他现在心跳真是该死的快,那个小东西像一颗麻烦的金色飞贼,几乎要从他胸膛里蹦出来。

“午安,利威尔教授……没错,我下午并没有课……我可以进来么?”

“当然,艾伦。”

他叫了我的名字,第一次。艾伦心里又抖一抖。

他走近,放大胆子坐在利威尔身旁,小心翼翼的不压到那条小蛇,现在就有些尴尬了,两个人都沉默着,艾伦还红透了耳根。

“来让我们聊点什么——佩特拉也常常叫学生去喝下午茶对么?”

“啊,没错,佩特拉教授真的是很好的人,她亲手做的苹果饼非常好吃,还有……”

“你喜欢她吗?”利威尔盯着艾伦话锋一转。

“当然了,佩特拉教授简直是妈妈以外最温柔的人!”

“那韩吉那个死眼镜呢?你喜欢她吗?”

“诶?韩吉教授的话……也很喜欢呢,她的课讲得十分出色,也是很好的人。”

“我呢?”

“您、您么?”艾伦有些磕磕巴巴,吃了迷情剂不都会自己表白吗!要当着教授的面说出“我爱您”或者“我喜欢您”这种话,太羞耻了啊啊。

“喜欢么?”

艾伦似乎看见利威尔挑着嘴角,而他自己,脸憋得通红,却连“yes”都说不出来。

后者撇撇嘴,一脸不屑的样子,“原来这样。”

“不、不是的!”艾伦一下子站起来,吓得那条小蛇窜进利威尔的长袍口袋里,“那是什么样?”黑发的巫师脸上的笑意越发明显,他把那条小蛇拎出来放在桌子上,眼神却从没有离开过艾伦,“害怕?讨厌?或者是单纯的崇拜?”

“根本不是!一开始,一开始当然只是崇拜,”反正教授他吃了迷情剂,听了这些话应该不会生气才对吧,会、会好好体会然后接受的吧,“可是后来根本不是这样!我非常的、非常喜欢您!”呼——终于说出来了!

“喜欢么?”利威尔挑着那双凉薄的眼睛看他,“那就把敬语给我去掉啊,况且,你确定你想好了?”

“我、我爱你……”声音微不可闻的表白,结结巴巴,脸红,糟透了,不过倒是出乎意料的好运。

“你对我了解多少,嗯,艾伦?我年轻的时候痴迷于炼金术和黑魔法,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被学校开除,如果你再早生几年,你大概会在魔法部的通缉名单上看到我的名字……”

艾伦的唇堵了上去,像是主动送入蛇口的羔羊。

“不,利威尔,我都不知道……可是这些有什么关系啊!”他离开利威尔的唇,脸红心跳,“我……我爱你,你不明白么?”该死的,难道是调制迷情剂的时候出了什么故障?比如少了点水仙之类的什么,还是剂量不够?到时候一定、一定要找阿尔敏算账。

“啊……这样的话就好办了啊……”艾伦觉得利威尔笑的有些……危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摁在墙上,男人这个时候一点也不像斯莱特林阴森的蛇,他像是一只狼,危险而诱惑,“真不赖啊,耶格尔。”艾伦这个时候脑子里一团浆糊,完全不能理解他话中的意思,男人的唇摁上来,撬开他的唇齿,一个充满进攻意味的吻,他们唇舌交缠,拥抱在一起,利威尔撩开他的长袍,在他腰间撩拨,少年的身体还在成长,却已经有了还算结实的肌肉。艾伦只觉得利威尔的手无论划过哪,哪里的热度就陡然升高,夹杂着欲望蔓延开去,细碎的亲吻落在他的脸上、脖子上、锁骨上,痒痒的,撩拨着他心里也痒痒的, 他下意识侧脸躲开,整个人越来越往利威尔怀里钻,然后男人单手揽起他,抽出魔杖,念了闭耳塞听咒,附在艾伦耳边轻声说了句“这样就只有我能听见了。” 
艾伦彻底红透了。 

“利,利威尔……”艾伦躺在他身下,轻微的不安,他的长袍凌乱,而里面的衬衫已经被解开,男人的手游弋在他的胸前,使他发出轻微的呻吟。

“利威尔……嗯……你先,你先等一下……”

黑发的巫师停了手,默默看着他,艾伦的小臂遮挡着他的眼睛,满脸通红,“我爱你。”男人没说话,仍旧看着他,艾伦期盼着利威尔的答复,即使是在迷情剂的作用下。

“你想听什么?或者说,你想让我说什么?”利威尔声音沙哑,他现在脾气真是好的要死,换做他上学的时候,敢给他下迷情剂的人,男性被他吊在公共休息室里,女性被他骗着喝了胡话饮料,哪还有这么胆大妄为的?

艾伦侧过头去,身体又往后缩了缩(紧紧地抵住了床),把自己的长袍拽下来,挡住裸露的皮肤,小心翼翼的不碰到利威尔。

“抱歉……教授。”

利威尔挑挑眉,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玩过头了。

“教授?”他的声音更加阴鸷,“现在想起来我是教授了?嗯,小鬼?红着脸说‘我爱你’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来?”

“抱、抱歉,我真的……”

“真的怎么样?上课的时候你的脑子被巨怪吃了么?”

“不,我绝对有认真听课!”不对,他们到底在聊什么啊喂!

“‘迷情剂不能带来爱情’,我得说多少遍你才能记住?裹着隐身衣跑进来下迷情剂,佩特拉没教过你们幻身咒么?”

“诶!为什么……”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切,到底是小鬼,迷情剂做的简直太糟糕了。”虽然散发出来的气味还不赖。

“诶!那、那您没有……”

“把该死的敬语给我去掉——当然没有。”

艾伦抖了抖,只想把自己埋进枕头堆里闷死自己,果然应该先学习怎么配制福灵剂然后再去表白什么的么。

“抖什么抖,格兰芬多可从不撒谎,也从不反悔。”利威尔坐起来看着他,这小鬼的反应真是太有趣了。

“我们只是勇敢和豪爽。”艾伦争辩。

“哦——情人节,给教授下迷情剂之后反悔?”

“才没有……”

他们似乎陷入了一个周而复始的圈,利威尔逗他,而艾伦则不断地辩驳,终于,我们天真的耶格尔反应过来,他直起身,手臂勾着利威尔的脖子,把他重新拉了下来,嘴唇贴上去,动作生涩。“我爱你,不会反悔的。”他的声音很轻,很认真。

利威尔吻他的眼睛,手指探入他身下,轻叹,“以后别那么蠢,表白,直接来说最好——你用迷情剂,怎么知道我是不是爱你?”

 

 

 

 

 

“喂,你的小艾伦今天缺了我的一节变形课。”韩吉坐在桌子上看着利威尔,后者恩了一声就没了下文,半天才来了一句“你再帮忙给佩特拉请个假,他今天还会再缺一节魔咒课。”韩吉愣了愣,同时愣住的还有迈着不利索的步子从里屋出来的艾伦。







【(⊙v⊙)嗯,终于完了,本来打算昨天写完,但最后写的太困就睡着了,后面越写越凌乱,剧情啥的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范围,差点写成艾利了(๑ŐдŐ)b   本来打算写肉,后来实在是……太羞耻惹,满脑子都是什么不好的东西,什么用迷情剂滴——之类的 还是算了】

评论(17)
热度(45)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