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我不务正业玩了个梗

最近真心忙成狗,来了个姐姐给我补课,再熬两个月就又能恢复周更了,现在基本上都没时间开电脑,微机课都在写作业嘤嘤嘤

不过特别好的一件事是我终于和我家宝宝又一起走了!体会一下我重新勾搭到妹子失而复得的喜悦之情唔噗噗

【虽然是个虐梗,写了大魏各种萌的cp好开森---觉的利艾不适合写这个梗】




奇形怪状的失恋梗:【他们终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曹荀】

他们终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荀彧盯了那个漆器半晌,觉得从未如此倦怠。

不过他本来就无话可说,他们已是殊途,一切都没有任何解释的必要。他要守他的天下大义,那个人则要把天下算计在他的手掌心里。

当年能走到一起如今想来也真是意外。

片刻他起身,开始把那些书简一摞一摞地往火盆子里撂。他不用翻,每字每句都熟稔,再者,旧物也没什么翻的必要了。

他喝下那盏冷酒时骤然意识到,他们终将殊途同归。


【荀郭】他们终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他们都忙,郭嘉忙着随军在前线打仗,荀彧忙着在后方理事,开始还有些许来信,后来就断了,偶尔听到几句,只说战况紧急,祭酒大概无暇抽身。

大军班师,荀彧迎来了蹋顿的死,迎来了袁尚的死,还迎来了一口黑漆棺材,里面装着那个似乎什么都无所谓的司空军祭酒。

他们也曾经把酒对月、相谈甚欢。

于是死生相隔,再也无话。


【曹郭半架空(假如郭嘉没有死)】他们终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郭嘉不再去见曹操,他身体不好是出了名的,所以他可以光明正大的抱恙在家,曹操并不能像对司马那样对他的。反正相见也不过枯坐良久,抑或是假惺惺的满面春风。

落到这般田地,不如不见。

曹操已经是魏王了,多好的事情,可也就不再是当年那个能和他行同车坐同席、把酒言欢相见恨晚的曹操了。

他们之间的话都陪着荀令君下地府了。


【曹郭】他们之间终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曹丕低眉顺眼的在榻边跪侍,心想父王也真是要去了,前些时候还念叨着当年耳鬓厮磨的丁夫人,念叨着当年飞鹰走狗的袁本初,念叨着那个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郭祭酒。如今却什么都不肯说了。

老人突然拍拍他:“你可还记得奉孝?”

“记得。”事实上那个瘦削的身影早就模糊了。

“孤却忘了。只记得他长的平常,身边美人一多,也就不记得了。初的时候他还记得来找孤说说话,如今也不晓得他是否投胎去。等孤下去以后,竟也不知要如何寻他。”

曹丕梗在一旁,也不知如何出言安慰。





我上课去了(๑´ㅂ`๑)


评论(2)
热度(6)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