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养孩子是门技术活

OOC有,利艾年龄差在十五十六岁之间

养成梗,吐槽逗比向






养孩子是门技术活

 

后悔这事吧,往往来的毫无征兆。

按理来说,利威尔不是个会后悔的人,他也确实从没后过悔,不过现在这已经变成过去式了。

自从那一团尿在他身上以后。

 

他捡回来的那一团小鬼在半夜突然哭个不停,说到底是男孩子,中气十足,哭起来也是意外的嘹亮,“哇——”的一声,仿佛公鸡打鸣,吓了利威尔一跳,还以为是哪个仇家过来寻仇,他刚从床上坐起来,楼上就传来“扑通”一声,然后传来韩吉的骂声“哎呦我操,摔死老子了!”

于是被吵醒的众人把利威尔周围围了一圈,对着他怀里那一团又软又糯的、有生命的、哭个不停的肉面面相觑。利威尔之前刚火并了一群,当下正属于需要好好补眠的时候,可怀里的小家伙又哭个不停,他有点愁,锁着眉头,黑着半张脸,咬牙切齿,手上动作却是柔和非常,把那小东西软软的身子直起来,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颠,“宝贝乖,不哭了。”

周围一众表示自己憋笑憋得十分辛苦,尼玛这和人设不符啊。

韩吉果然是唯一的雌性,有着这群大老爷们所不具备的胆量,率先喷了出来,然后捂着肚子笑得气势磅礴,边笑边招呼:“噗哈哈哈哈——机会难得啊!谁有手机快拍啊尼玛!卧槽——噗哈哈哈哈,趁着这丫手腾不出来快——”

她话没说完,利威尔一脚踹上去,怀里的小东西哭得更厉害了,利威尔瞅瞅那张本来就不好看现在更是一团糟的小脸,拽过手下递来的毛巾给他把已经流过嘴的鼻涕擦掉,“谁能让这丫不哭了下个月西街收上来的保护费就都是他的。”

话音刚落,小家伙嘴一瘪,紧紧拽住利威尔的衣服领子,然后后者就感到胸前一湿……

“卧槽,这啥……”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满血复活的韩吉蹦跶起来继续噗哈哈哈哈,“大洁癖遭报应了吧!这小东西尿你身上了!”

利威尔只觉得天要亡我。

脑子里第二个蹦出来的就一个念头,能不能把这丫扔垃圾堆里去?

 

尿完以后小家伙自己也是衣服裤子都湿着,哭得更厉害了,一群大老爷们把他从老大身上扒下来放在床上,五大三粗的汉子小心翼翼的把湿衣服和裤子从那团软肉身上扒下来,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崴着他的胳膊腿,然后再用毛巾给他把浑身擦干净,头顶上就飘满了粉红泡泡。看着这汉子一脸为人父母的成就感,不知谁来了一句“就这么穿上会不会捂着啊,你看他胳膊腿长得跟米其林一样”。韩吉称赞他的机智,一溜烟跑到隔壁,问隔壁的小妓女借痱子粉去了。

利威尔在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听着外面“你丫别弄疼他了”“卧槽,省着点用,要不然隔壁姐姐下次不让我去了”“你妹啊裤子穿反了”的叫声,内心是崩溃的。

不过他也怪不了谁,有句老话怎么说?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他从南街过,买烟的时候被那个看上去很好说话的老伯劈头盖脸骂一顿,什么小小年纪不学好天天抽烟啦,什么烟抽多了会早死啊,什么隔壁张大婶她儿媳妇的哥哥的同学的妈就是因为抽烟的了肺癌啊……

WTF!

他转了个弯就是一死胡同,里面躺着一坨东西,他凑过去看看,是个小娃娃。

棕色的头发盖在头上,又软又细,戴了顶米黄色的小帽子,大概是为了保护头部不受凉,他被结结实实的困在一个襁褓里,看起来确实是不太舒服,于是他看见利威尔,一瘪嘴,哇的一声哭了。那时候哭的可没有现在这么中气十足,哭得好委屈,大眼睛里是一汪水,泪珠子连着缀着往下掉,哭得一抽一抽,脸哭得红红的,一副要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利威尔见过帮派火并,他自己也拿着刀子捅过人,抢过军械抢过钱,背叛过人也被别人背叛过,别看他才十六——可他见的做的都是成人的事情,遇到这么一团软糯的小东西反而束手无策起来。

他过去把他抱在怀里,捯饬半天才把襁褓解开,然后颠了颠,应该不算瘦,看起来这小鬼运气不错——运气……不错?

南街治安比西界还要糟糕,他对南街一直没什么兴趣,听那个卖烟的老伯说保护费是咱家收了别家收,今儿个收了明儿个收,你给张三交了还得给李四交,愁得一众是唉声叹气。天天打架的、招妓的、赌博的、喝高的……啧啧,惨不忍睹。

利威尔看了看那小鬼,想着就算自己没爹没娘,好歹是个人,是个人就不能把这小东西扔在这,要扔也得扔自己地盘上啊对不对。

然后那小东西就咯咯咯的笑起来,软软的小手乱挥,利威尔伸手去抓,反倒被他捏住一根手指头,人的抓握本能使得利威尔挣不开,给他把鼻涕眼泪一擦,就顺手抱回去了。

这是前因。

 

他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小家伙已经睡了,吮手指吮的意外开心,桌子上放了一堆的奶粉、奶嘴、尿不湿,韩吉坐在奶粉旁边笑吟吟瞅着他。

利威尔一巴掌拍上去,还有脸笑,你一雌性还不如别人大老爷们会带孩子。

语气倒没什么凶悍的。

韩吉哎呦一声说,你丫可悄着点,隔壁那小姐姐来折腾了好一阵才把他哄睡着。

利威尔趁着那小东西睡了寻思着总不能一直叫他“那坨”“小东西”“小鬼”“面团团”之类奇怪的东西吧,是个人就总得有个名儿,还是得赶紧给他起个名儿才是。

韩吉说你捡回来的时候不是拿个布包着嘛,父母丢孩子总是会给个名儿的,就好比你妈不要你的时候……

然后她就不说了。

利威尔瞅瞅她,把那方毯子翻出来,翻了半天只在上面找到个绣上去的姓氏。

耶格尔。

韩吉耸耸肩,“你随便给他起个名儿,坚决不要什么汤姆杰瑞的,将来会被其他小朋友嘲笑的。”

“那就叫艾伦。”

“艾伦么……”韩吉摸摸下巴凑过去,“长得不好看呀……”

“所以要盼着别长太丑。”

其实那双浸满水的大眼睛还是好看的。利威尔想。


TBC

注:艾伦作为名字是好看/英俊的意思

       被捡到的时候艾伦大概也就不到一岁,利威尔十六,至于艾伦不好看和像米其林的论述,出生不久的小孩子长得都不好看,胳膊腿肉肉的,一圈一圈的,五官也没张开攒在一起,因此我没有黑艾伦的意思。



评论
热度(20)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