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养孩子是门技术活

利威尔作为一个小混混没读过书,幸好他那个舅舅神通广大,一手教他认字写字,一手教他打架杀人,并不是利威尔没有天赋,实在是他舅舅对于认字写字这件事不在行,于是利威尔就打得一手好架,文化水平勉勉强强说得过去——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没把韩吉赶走的原因——她有文化呀——那女人作为一个雌性比这里任何一个雄性还要糙,可是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流氓有文化——韩吉凭借一张嘴,跟诸葛骂王朗一样把南街那个【外表强悍却有一颗玻璃心的老大】骂抑郁以后南街就乱起来,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从此老大他那个【外表玻璃心文艺少年内心强悍的弟弟】就开始找韩吉麻烦,那个时候的韩吉还不是后来的韩吉,不会闲着没事拿着化尸水到处乱跑,于是韩吉当时的状况就很糟糕,她那时候还上学,天天被勒索,群殴,学校里同学冷言冷语,抽屉里的癞蛤蟆蚯蚓毛毛虫也是常客,她没心没肺,也经不住这般折腾,自己还当那是人生最黑暗的时候,结果事没完。那个老大他弟某天找了个人,把这姑娘堵了绑了想要先奸后杀。韩吉被堵了嘴衣服扒了一半趴在地上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太天真。利威尔恰巧又去买烟,那阵子他还不抽烟,是给他舅舅去买,路过某个巷子,听到韩吉的叫声,拐进去。几个老流氓仗着自己人多,利威尔赤手空拳硬是没打过,最后挺不道义的动了家伙,恰好捅在对方肋条间。因此后来艾伦长大工作了,韩吉说起当年就笑起来说,我和利威尔可是两肋插刀的交情。


韩吉是最有文化的一个,在利威尔那里充当军师角色,她经历了那些事情,虽然性格整体来说还是阳光无敌,做事却也就多了一分心狠手辣。十七岁的女孩子,心思兜兜转转就想办法让南街老大他弟一个不小心枪杀了西街老大家的宝贝儿子,两虎相争,韩吉带着比她还小半岁的利威尔轻轻松松坐收渔利,一边帮着西街老大搞死仇人,一边趁虚而入全盘接管西街,利威尔就此站稳脚跟,独当一面。


至于为什么交代这段,实在不是我喜欢回忆杀,着实是因为,倘若没这些个前缘,利威尔也养不起艾伦。


大概是因为亲生爹娘太不靠谱,艾伦小时候身体真是不好,利威尔手边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连个伪娘都没有(伪汉子还不如真汉子中用),他看着艾伦在那些跟穿了毛衣一样的粗壮胳膊之间流转,再看看那些满脸横肉的脸上母(wei)性(suo)光(qi)辉(pa)的笑容,难免放心不下,他摩羯座,心细,什么都不说,什么都照顾得周全,所以带孩子这种事大多时候是亲自来。

艾伦病了是不会大哭大闹的,就一个人蜷在那里哼哼唧唧,不会说话的小屁孩也不能说一句难受,利威尔开始的时候还不知道,以为是闹觉或是饿了,哄半天哄不好,恰好隔壁小妓女来串门,一瞅说这可不成,这小家伙是发烧了。利威尔翻着眼睛看起来就有点吓人,那个小妓女吓得浑身一凛,说老大你赶紧打个的带着去医院吧,我就想来谢谢你,你这么忙我就不打扰了。

利威尔就一个人带着艾伦去医院。

他们这里太偏僻,又是贫民窟,一般出租车司机不敢来,他就只能等公交再打车。

公交车上他抱着艾伦坐在窗户边上,小家伙已经烧得昏昏沉沉,眼皮眼瞅着要合到一起去,车一颠他就又睁开,整个人在利威尔怀里软绵绵的摊着。

利威尔心急,他心急的时候反而没有表情,他搂着小家伙,湿布在他额头上揩了又揩。

终于送到医院去,跑了急诊,扎针的时候艾伦血管太细,总是戳不进去,那小护士看着这小爸爸浑身杀气,面如沉水,心里咯噔一声,就又一次扎偏了。利威尔皱皱眉,冲她摆摆手,“你别怕,动作轻点,我去交钱。”他心里也是咯噔咯噔的,他第一次估计也会是唯一一次亲手抚养一个生命,就像养一只小猫或是种一棵树,可又不太一样,那些东西可不会抓着他不松手,或者是拱在他胸前找奶吃。他为他担惊受怕,害怕这么柔软的小东西就死在自己这里。他还指望着把艾伦养大好把艾伦自己的亲爹亲妈找回来。利威尔没爹没妈,曾经依赖着他的舅舅,也便想让艾伦这样依赖他。

小护士终于不负众望,利威尔进去的时候艾伦睡着,胳膊腿有长开的趋势,不再那么像米其林了,却仍旧软软的,脸蛋也是圆圆的,利威尔瞅瞅他,伸手戳一下,艾伦嘟囔两声,他想了想那些爹妈对孩子做的事情,就又凑过去亲一亲。

他也只有这个时候觉得自己还是个小孩子。



TBC


【我应该会把这个写完嗯,还很长,要一直写到长大】

评论(2)
热度(19)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