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养孩子是门技术活

小家伙长大得很快,他淘气、充满好奇心,年轻的生命对于一切都接受很快,他学会走路、吃饭、说话,像是竹子,在雨天迅速长大。

艾伦第一天去幼儿园,利威尔拉着他走进去,小家伙看到外面的围墙死活不愿进去,拖着利威尔就要往地上坐,韩吉在一边抱臂笑看,利威尔一个眼刀扫过去,“你丫快过来,好歹是来送他上幼儿园,你别装的跟个后妈似的。”韩吉就过来拉艾伦,一边说,是是,我都装了这孩子两年妈了,你特么就不能赶紧给找个靠谱点的娘,老子可是待字闺中的黄花大闺女,还等着嫁呢。利威尔又一个眼刀扫过去,韩吉就皱起眉来:“卧槽,你不会指望老子给你带一辈子孩子吧,这可不是加班费的问题!”

利威尔决定坚持重点论,先解决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他把哭的满脸鼻涕眼泪的小东西一把扛起来,韩吉跟在他后面踩着增龄神器高跟鞋一崴一崴的唠叨:“小艾伦~听papa mama的话啊~幼儿园是个好地方,又不会吃了你,里面才没有凶神恶煞的叔叔,都是漂亮阿姨和可爱小朋友……”她终于编不下去了,艾伦抬起小脑袋一抽一抽的看着她,一瘪嘴就是一句煨化了的“mama~”尾音拉的又长又委屈,韩吉心里就一软,“利维,要不然算了吧。”利威尔把艾伦抱过来,“小鬼听好了,你和他们不一样,”利威尔扫一眼哭声响成一片的屋子,“你是小男子汉,哭什么哭,我又不是不要你了。再不听话晚上回去就让他们挨个打你屁股。”小东西一哽,哇哇的哭开了,就在利威尔考虑要不要跟他讲讲张辽的故事的时候,韩吉所说的“漂亮阿姨”出来了——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短发,膀大腰圆,“这是艾伦·耶格尔是吗?你们是他的爸爸妈妈吗——啧啧,真年轻。”她从利威尔手里把小家伙接过来,“可千万别吓他,他才两岁半!”艾伦趴在生人肩上哭得更厉害,她伸手揩揩小家伙的眼泪,“宝贝不哭了,爸爸妈妈下午就来接你,老师这里有好多玩具呢,中午还有苹果派吃——你没吃过吧?你再哭张辽可就来啦!”艾伦趴在她脖颈处一抽一抽,问了句什么,她就高兴起来,“张辽是谁?走走走,我们进去,老师给你讲故事……”

她就转身往教室里走,走到半截停了脚步,“来,艾伦,跟爸爸妈妈说再见。”小艾伦探出一个脑袋来,冲他们挥挥手,突然又叫了一声,papa!

利威尔看着他。

“papa,亲亲!”

利威尔过去,小家伙在他脸颊上叭——盖了个章,利威尔揉揉那软软的头发,“听话,我下午来接你。”

韩吉在后面看他,她这老大,脸一阴,眉一横,比张辽还吓人,可是对这个小孩的时候,棱角就都软化下来,她想得远,这孩子看着抱来时候的衣服毯子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领回去,利威尔重情义,看着是舍不得了。

“韩吉。”

“啊?”

“你要不想一辈子都待嫁闺中就去给艾伦找个妈。”

韩吉险些化身小火龙,尼玛这事不应该你去干么!老子找个四十岁的回来别人愿嫁你愿娶么!

 

总而言之,当佩特拉进来的时候,屋子里尽是剑拔弩张。利威尔拿着一把匕首指着韩吉,后者不甘示弱,手操两把菜刀,橙色头发的漂亮姑娘缩缩脑袋,她只是高中毕业想找个兼职给自己挣点学费,没想遇到这么吓(dou)人(bi)的场景。

她刚要退出去就被韩吉叫住,“小姑娘站住!”

然后红发女子笑眯眯的把菜刀放下,“吓着你了吧,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就是民风剽悍一点,和老板吵个架……哈哈哈,你坐……”

利威尔也坐下来,“是个快三岁的小孩,刚上幼儿园。”

“……那需要我做些什么呢?”

利威尔皱皱眉,“普通小孩怎么长你就让他怎么长就成。”

佩特拉看着他,心里有点惆怅,韩吉倒了水就过来打圆场,“你刚也看到了,我们这环境实在是不太适合小朋友成长,我们也都不是正常长大的,这丫把那孩子当个宝,就不想他再这么长大,当爹的嘛,总是想着自家儿子能成才,我们这又没有能真正像母亲一样给那孩子照顾的,看你这么和蔼可亲,闲的没事过来陪他玩一玩就行。”

嗬,合着是把幼儿园搬回家了。

“呃……虽然我的专业是幼教,但我还没开始学……”

“不用学。”利威尔打断她,“你母亲怎么带你,你怎么带他就可以。”

“我还需要再考虑……”

“你教他四年,四年里学费生活费我们全包,还另有工资。”韩吉打断她,“他被抛弃,我们把他捡过来,实在不想让他将来还和我们一样,见不得光。教育可要从小开始。”

佩特拉迟疑着点点头,“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叫佩特拉,请问……”

“利威尔。那孩子叫艾伦,姓耶格尔。”

“我是韩吉·佐耶,”韩吉笑一笑,“我们谋生的手段比较奇怪就是了,你不要害怕。”

 

于是佩特拉就成了艾伦的老师,小东西很喜欢她,每次姑娘来了艾伦就抱着她不松手,利威尔着实暗暗吃过几次飞醋,不过这姑娘对艾伦的影响当真不可小觑,艾伦确实变得温柔有礼起来,虽然佩特拉不是货真价实的mama,也总是因为学业不能按时过来,但艾伦最需要母亲的时候,他确实是没缺过母爱的。

小家伙五岁,眼看着就要上小学,利威尔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把事实告诉艾伦,他没和韩吉商量,也没告诉佩特拉,在十月初的日子里他一个人裹着黑风衣去接那小鬼,小鬼背着小书包,看见他就跑过来,因为刚玩完泥巴,糊的浑身脏兮兮的,利威尔看见就皱眉,掏出帕子来一点一点把那张小脸擦出来。

“papa!”

“艾伦,你以后要叫我利威尔,就像叫韩吉韩吉一样。”他觉得自己在说绕口令。

“为什么呐……别的小朋友都不能叫自己爸爸的名字的!”

“……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利威尔实在是不忍心说那句话。

“可是这样艾伦就没有papa了……”小家伙一瘪嘴,利威尔赶紧把他抱起来,“这样,”他语速很慢,要让艾伦把每个字都听清,“你叫我利威尔,可以把我当做你的papa——嗯,你爸妈是大英雄,有重要任务,不得不把你交给我们。”利威尔觉得和韩吉待久了自己也get了【睁着眼睛说瞎话】技能。

“哇!真的吗!”小家伙眼睛一下子亮起来,“可是我还是想要papa mama怎么办,别人都有的……”

“你有我。”

利威尔颠颠他,幼儿园伙食真好,又胖了。

 

第二天。

“哇!艾伦,利威尔叔叔好——拉——风——啊!”小姑娘一脸崇拜地趴在窗户上看窗户外面来接艾伦的利威尔。

“那是!”艾伦一边收拾包一边洋洋得意,“他可是利威尔!但是你不准说他帅,只有我能崇拜他。”

“诶!这样么!是、是因为利威尔叔叔是艾伦的爸爸吗?”

“才不是呢,papa是papa,Levi是Levi!”

“这样啊……”小姑娘不太能理解个中关系,又害怕自己被嘲笑,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点点头,“那艾伦长大一定要给利威尔叔叔当新娘啦!就像白雪公主那样!”

“新娘你妹!”踹。“老子是男孩子!才不是什么白雪公主那样的呢!我要当也要当迪迦奥特曼!”

刚才的这一幕被老师看到,于是那个四十多岁的很和蔼的中年妇女就愉快的罚了艾伦帮老师们打扫卫生,顺便出去把利威尔叫进来愉快的探讨了一下孩子的家庭教育问题。

利威尔拉着艾伦回到家,把艾伦交给佩特拉教育,然后连夜把手下都叫过来,一把刀扎在木桌子上,“以后再让我知道谁当着小朋友的面骂脏话、打人、抽烟、喝酒、收保护费……”他扫了一眼桌子上插的刀,一众大老爷们一抖,利威尔继续,“记清楚了么?”点头。

“那就散了。”

“等等!”一个汉子站起来,“老大,我们跟着你不是为了给你养孩子的。”

屋子里一片寂静,利威尔也没说话,定定看着他。

“当年你吞了西街,我老娘在西街上开的店原来收了钱还被那些二流子骚扰,自从你管了以后,西街就好多了,所以大家跟着你。我们干的虽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事,但做人好歹得想着往前走,你他妈自从捡了那小东西就跟个……”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哦,就跟个奶爸似的,我不是不喜欢那小东西,可你也不能就这么衰(sui),大家都是汉子,谁跟你天天带孩子!”

话说完了,屋子里还是一片寂静,没人说话没人动,一个反驳的都没有。

利威尔把桌子上的刀拔出来,淡淡来了句桌子该擦了,然后往出走,经过那汉子身边,拍拍他的肩,什么也没说,出去了。



TBC


注:张辽那段,据说江南的孩子一哭就会被家长吓说张辽来了,然后就不哭了。以后文里可能会经常出现三国相关,不能忍……不能忍就算了。

再注:背景应该是中国架空【并不】,所以奇奇怪怪的背景,看就行了。

最后注:本文利威尔和韩吉和佩特拉都没cp,看出cp感是你看错了。韩吉的真爱是莫布里特。

评论
热度(18)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