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养孩子是门技术活

家里还是没网,我把文从电脑里传到手机里,再从手机里挪到LOFTER上,也是醉。



 

啊——”韩吉这一声啊就啊的没了头,艾伦·罪魁祸首·耶格尔在隔壁睡着,利威尔眼疾手快从旁边拽了帕子来堵住韩吉的嘴,免得她把小家伙啊醒。

“这种事情……”她挠挠头,“也不能用上进不上进什么的解释吧——迪耶高【p.s 为人名风格一致(并不),于是仍旧是外国名字……真挺违和的,但我写的开森】这话说的实在太扯淡。”哦,原来说那话的汉子叫迪耶高。

利威尔答了声,韩吉接着道:“如今除了南街乱,有机可乘,其他三条街都是严丝合缝的,谁先动了就是千夫所指,只能养精蓄锐,这东西,和古代打仗一个道理的,急不得。你怎么反应的?”

利威尔说,我没说什么。

韩吉就明了他不知道该怎么样给那群汉子解释。

她把头发一绑,踢踏着拖鞋就去叫汉子们起床开会,她自恃口才好,一定是能把这件事妥妥的给利威尔办好。临出门探头回来道了一句:“利维,这群人未必是能办大事的人。”

利威尔说:“我知道,也就懒得同他们解释。”

韩吉就笑笑,“我看南街该占了。”

 

经过之前那么一闹也没谁再睡觉,汉子们坐在床上抱臂沉思,迪耶高说的的确不错,哪个汉子没有一颗伐鞑天下的野心?利威尔当年看起来岂止是有前途——他能打架,一个挑十个也能赢的干脆利索;他有脑子,起码他们到现在也没被条子抓了;他带着韩吉心狠手辣,逼供的时候酷刑一个也不少。现在呢?难道他们一群大汉就成天靠着收保护费度日?收保护费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只是要收也得收四条街的,连四条街都吞不进去就不要说把这生意做大了,那些片子里老大带着墨镜白围巾飘飘的在前面走,后面跟一干小弟的场景也就不要想着出现了。

汉子们就有点愁,皱着眉头唉声叹气,嘴一撇,一手抽烟一手抠脚,场面不忍直视。其中的一个腾了拿烟的那只手出来推推迪耶高,“你说的真是有道理,我们怎么着啊?总不能一直给老大带孩子啊。”众人响应,还是一个睡在门边年纪大点的男人先回了神:“操!都他丫的小点声,不管怎么着被老大听着还了得?”迪耶高笑了笑,笑容有点羞涩又有点胆怯,放在他刚毅的脸和粗壮的脖子上意外违和,“这还得看老大了,他可没给我回应,没准老大有了点钱就想着一心一意带孩子。”“不一定吧,老大看着是个干大事的人啊……”“看?哼,你倒说说怎么看?”乔治插话进来,“按你的说法,我还说东街那只母老虎是个干大事的人呢!”说的是东街老大摩尼亚,毒贩,寡妇,身材火辣脾气火爆,当年和南街老大他弟结了梁子,这姑娘带着人就去砸场子,还险些被条子逮住。乔治这话就有胡搅蛮缠的意味了。

还是那个年纪大点的男人喝了一声:“胡说什么,毛都没长齐的小鬼也来掺和大人说话。”迪耶高和乔治关系好,这就接着乔治的话继续,“干大事的人的确是能看出来的,老大当年也确实是个干大事的人,要不是在他手底下,我老娘死了也捞不着一口棺材……”“干大事的又不止利威尔一个。”阴冷男人插话进来,众人一怔,随即一片哗然。迪耶高道:“要说摩尼亚是个干大事的,哈哈,怕是因为有事业线——你们听过雷伊斯没有?”

“老大怎么能和雷伊斯比!”

“雷伊斯家大业大,别人,啧啧,都把黑的做成产业了,不提也罢。”

迪耶高“欸”了一声,“一看你就不是做大事的人,南街乱成一团麻咱们不说,东街那老娘们除了事多胸大屁都不会,利威尔一带孩子就是不靠谱,可别忘了……”

“怎么着?”

“北街还蹲着一条狼呢。”

乔治拍案:“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迪耶高正色:“那天我去北街可是见到内个叫什么……对,罗德·雷伊斯!他去见了那条狼,然后不就听说雷伊斯家打算在这里分一杯羹,北街老大就靠他撑腰。哦,还送了一批军火过去。”

“那还了得?这事老大也没告诉我们过啊!”

“嗤,告诉我们?告诉我们顶个屁用,还怕我们跑去北街吧……”

“别胡说了,老大不会的。”

“瞎咧咧,你知道老大多少,你认识他几年?你们都不知道啊,老大当年可是把他亲舅舅……”那人做了个砍头的手势,“你能和他舅舅比吗?”

“不如……”一个矮个子眼珠子一转,“我们去找那匹狼算了,跟着他一定能干出大事业,兴许到时候这一片街就是我们的了,还愁什么没钱没烟,连药都磕得起!”

“诶!有道理有道理!”

“老大带我们不薄……”说这话的是睡在那个年长者身边的男孩。

“卧槽,不薄你麻痹,没准这就散了,等散了你再去找那条狼,谁他妈要你。”

迪耶高这时候反倒不说话了,一缩就缩进阴影里,沉默着融进黑暗。

“就是就是,是男人就要活出样子来,别老是那么孬,你瞅瞅别人内个……刘……那叫刘什么来着,别人就前前后后投了不少主子,最后终于分了一份天下,还被叫皇叔了……再看看内个吕……对,吕不韦,别人认过多少干爹,换个老大你至于么!【p.s 是刘备和吕布,吕不韦什么的,这就是不好好学习一知半解的下场】”

“跟你们说啊,今儿个谁敢把这事抖出去,老子就干把他洗吧洗吧晾树上。”

众人哄笑,那大汉随即一瞪眼,“老子说的是皮。”

“哦——没人会像猪一样蠢的!”

 

“喂,佩特拉。”

“啊,利威尔先生,我刚到家。”

“现在过来一趟,打的,闯红灯,不要等。立刻。”

“诶?艾伦病了么?”

“算是吧。你把他带到医院去好好检查一下。等我去接他。”

电话挂了。

 

“都在啊。”韩吉一脚踹开那扇老旧的木门,汉子们被吓得抖了三抖。

“哎呦我操大半夜的你来干嘛?”

韩吉笑眯眯的站在门口,她听出来那人声音有些紧,心里揣度着已经发生了点什么不好的事情,在黑暗中摸摸自己后腰才朗声:“就我一个雌性还不得负责跟你们谈心?”

“我去,谈你妹,老子要睡觉了。”

“咳,还不是利威尔那个事。”

“你都知道了?”

“那可不是,这丫回去就和我说了,说迪耶高嫌他怂。”

“……这事吧也不能怪迪耶高啊,他……”

“我去,怪迪耶高干嘛,肯定是利威尔那丫不对啊,成天到晚就知道养孩子,还让管老子叫妈,叫他大爷啊,他那一米六小矮个还好意思,枉我天纵英才,机智神勇,这几年白耗在他身上了!”韩吉一拍大腿,表情羞愤,随即又一脸神往,汉子们只能看见她挥舞的双手,“早知道我当年就去抱摩尼亚大腿了!啧啧,那身材,那脸蛋……”

“呸!你个没志气的!”黑暗里不知道是谁出口来了这么一句,“摩尼亚那老娘们儿算什么,北街那条狼才是真汉子!”

韩吉问:“诶,叫斯代法诺是么?他和摩尼亚除了性别也没什么区别啊?”

“你不知道?”是迪耶高的声音。

“啊?什么?难道他们俩结婚了?”

“怎么可能!那匹狼勾上了雷伊斯家!你不知道?利威尔没告诉你?”

“没有呀……啥!雷伊斯?!哪个雷伊斯?那个罗德·雷伊斯?你他妈逗我啊!”

“我靠,你他妈才反应过来,据说军火都送到了!傻了吧。”

床铺上窸窸窣窣的响了一阵,“韩吉他都没告诉……他是真不打算……还是……擦,你傻的吗?……”言语细碎,韩吉从中能获取一些隐隐约约的信息,她坐在靠近门边的床上,刚好是那个年长一些的人,他往里坐了坐,睡他旁边的小子碓了他一下,他就又挪回去。

“那……这怎么办啊……完了完了……”韩吉揉揉头发,她一着急上火就会揉头发,年长者拽拽她,平平淡淡的开口,“你急什么,天无绝人之路。”

“我去,我怎么能不急啊!哎,鲁肃你们知道么,当年曹操去打孙权的时候,大家都说要投降,唯独鲁肃跟他老板讲,说你可不能投降,我投了降还能混个官当当,你投了降怎么办啊?结果孙权就让周瑜他们想办法去和曹操打,结果一把火烧了曹操个落荒而逃……我去,老子特么现在就跟那时候孙权一样啊我去。”

乔治哈哈大笑,“你他妈开什么国际玩笑,你是老板?我靠,你要是老板那老子就得当总统了!你就是老板手下一个喽啰,有你没你一个样啊。”

韩吉从年长者的床上顺手拾了个枕头砸过去,“胡扯,老子不是孙权好歹也得是鲁肃,老子这么机智聪明,你个傻逼。”

迪耶高开口,声如洪钟:“你聪明?我可没看出来,跟着利威尔,那能叫聪明啊?”话这也就说开了,韩吉反倒怔了一下,低声:“你以为我想,要不是他当年救我一命,我跟谁还不一样?”“那一命早还清了,一条街还不够抵你一条命么?”迪耶高步步紧逼。

韩吉坐了一会儿才道:“我想好了。我得跟鲁肃一样聪明啊……你们是怎么想的?用我干什么么?”

“你一个女人,肩不能扛手不能打的,你到时候跟我们出来就成。”

“哎哟,那倒给我省心了,我回去难免见到利威尔,这还免得穿帮。”

“哦哦,那你可得小心点。”

“太感谢你了!”她冲着迪耶高的床,“多亏了你,要不然我现在还跟个没帆的船一样搁水上漂呢!要不然我以身相许~”

汉子骂了一句操,“赶紧滚赶紧滚,千万别露馅了,漏了馅老子一枪轰了你。”

“那非得啊,我才不傻逼呢,以后你们要不然就叫我子敬·佐耶算了?”大家笑骂着韩吉不要脸,仗着自己上过几天学,自恋的要死。

谈话愉快的结束了。年长者看看韩吉,韩吉看看他,黑暗里还有个狼一样目光的男孩,然后韩吉就咧开嘴笑了,在嘈杂里低声说,“聪明人始终会审时度势,鲁子敬是个聪明人,因为他不降。”年长者叹口气,“周公瑾也是个聪明人。”

韩吉这才起身,接着黑暗把床上的东西往里推了推,出门走了。




 

跑。

绝对不能停。

跑。

一直跑下去。

佩特拉怀里紧紧搂着艾伦,小家伙为了避人耳目戴着一顶大花帽子,穿着韩吉当年为了搞笑买来的粉红花衬衫,看上去活脱脱是个小姑娘。

她本来以为艾伦会哭的稀里哗啦,结果小家伙瞪着一双大眼睛问她:“利威尔呢?”

“呃……利威尔先生有事情要忙,我带你去我家。”她语速很快,不顾他的挣扎给他换上一身粉红色,“你乖乖跟我走。”

“不行,利威尔肯定有危险,你带我去找他。”

佩特拉气的牙痒痒,她宁可艾伦趴在她肩上哭的稀里哗啦,她又后悔自己跟利威尔韩吉也认识了不是一两天,却没有学学怎么打架,不能直接劈了他后颈把他抱出去。

“利威尔带着你才会危险!你跟我走了你俩都能安全。”她说这话时心里没底,她知道利威尔强,但是之前无论如何利威尔也从没有求助过她,如果只能求助于她,那得落到个什么众叛亲离的地步。

艾伦这就半天没有说话,任由佩特拉抱着,过了一会,声音低低的才说了一句:“他嫌弃我……是么?利威尔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佩特拉嫌他腿短,快上学的小鬼也不轻,她只顾抱着他奋力往前跑,喘得急,没有空闲答话,穿过嘈杂的人群,远远看到几张熟面孔却凶神恶煞的站在街口,她就慢下来,用棒球帽把头发全遮住,抱着艾伦躲在一群醉鬼里往前走,好不容易跑出西街这才喘口气,想起他的问话,把那顶帽子摘下来揉揉他的头,“瞎想什么呢,他让你等着他来接你。”

 

TBC

 

评论(2)
热度(14)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