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转载】纯粹的谋士——郭嘉

摘抄还抄过全文,边抄边哭的稀里哗啦

Charlotte's:

原文地址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740031原作者吴易


我不能否认,奉孝的人气有相当部分缘自“场外因素”。从演义中把他当成曹家谋主重加渲染,到光荣三国志游戏中的突出,再到三国杀、火凤,甚至是亲王小说的一再厚爱,都重重抬高了郭嘉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所以,这也成为某些“正史控”们重点攻讦的地方,他们的口头禅是:

“一个军师祭酒因为三国杀被捧到这么高,真是太搞笑了。”

“郭嘉算什么啊,历史上给曹操出谋划策的是二荀、贾诩,郭嘉的地位还不如程昱这些人好不好。”

应该怎么看这种论调呢?打个比方,就像科比的球迷说:

“一个没带队突破首轮的人因为35秒13分被捧到这么高,真是太搞笑了。”

”艾弗森算什么啊,那些年统治联盟的是奥胖、邓肯,艾弗森的历史地位还不如帕克这些人好不好。”

这些话说的对不对呢?也许对。但它能不能说服别人呢?显然不能。

因为,如题主问的一样,一个人戏份多不多,这是当时的地位。而这些和他今天的地位,就像题目说的,有多少粉丝,真的是两码事。

不要忘了,张良最后在功臣排名中也只排六十二。

大家可以想一下,到底是郭嘉凭空被历史之外的东西捧上了天,还是因为郭嘉具备某些令人激赏的特点,才被演义、游戏一再铺陈渲染这些特点?恐怕很难说全部是前者的原因吧。

所以,下面只说历史上的郭嘉,不牵涉任何其他因素。

历史上的郭嘉,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纯粹。

做一个纯粹的人,这谁都会说,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并不简单。尤其对于曹操麾下的谋士团,终身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郭嘉一人而已。

和二荀一样,郭嘉是颍川人,他从袁绍那里跑回来后,就是被荀彧引荐给曹操的。在三国时期,颍川是个冠带林立之地,除了荀家,还有陈家,钟家……在曹操帐下,颍川的策士们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家族利益错综复杂,但是,这一切好像都和郭嘉无关,我们从未看到他牵扯到政事之中。

荀令君堪称谦谦君子,把一生奉献在政治之中,却为高门利益与汉室去留终于与曹操交恶,仰药而终,晚节不保。荀公达号为曹魏谋主,却过于玲珑剔透,面目模糊了,没有人说他半句坏话,但除了同出颍川的钟繇之外,也没人能进入他的封闭的内心。他的叔叔荀彧在政治上遭到打击时,史册中也没有记载他的只言片语。

和二荀比起来,郭嘉的地位没有那么崇高,但作为一个人,他足够简单。这也许有点矛盾,谋士怎么可能简单?郭嘉的计谋的确精巧百出,但是,从史册上的记载来看,他设计好像仅仅是为了计谋本身,而不掺杂政治、家门这些杂事。

在为人处事上,和八面玲珑的二荀相比,郭嘉实在算不得成功。同出颍川的陈群都看他不惯,总是廷争他生活不检点,要知道,陈家是多么深厚的一个家族啊。

有人猜测郭嘉的“不治行检”包括男女作风方面的问题。这无法考证,但饮酒作乐,放浪形骸之类的,应该是题中应有之义。这可能过早地消耗了他的身体,对于此,他自己也有清醒的认识,生前,他常常把这样一句话挂在嘴边:“吾往南方,则不生还。”

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想起了另一个人,比他多活一年,终年四十岁的魏文帝曹丕曹子桓。

建安二十二年,邺下大疫,建安七子中,尚存的六子有五人在这次席卷北方的大瘟疫中去世。与他们在东宫饮酒、浪游的曹丕一个个送走他们。事后,他在给王朗的信里写道:

“疫疠数起,士人彫落,余独何人,能全其寿?”

这看上去不像是魏国的储君这么尊贵的人发出的喟叹,但它确实出现在曹丕的信里。这就是建安,人们朝生而暮死,无法掌握自己的生命,这是血色浪漫。仅凭这十六个字,曹丕就无愧于和父亲、弟弟一起作为建安风骨的代言人。

不只是曹丕意识到了这一点,郭嘉也意识到了。甚至,不仅是他们,荀彧、荀攸、贾诩,还有很多人,全部都意识到了。但是,只有郭嘉选择了一条独特的道路来面对它。

在残酷的时代面前,大多数人选择的道路是节制。

荀彧在节制之外还抱着回到旧时代的梦,于是他被时代碾过。

贾诩彻底和这个时代妥协,“阖门自守,退无私交,男女嫁娶,不结高门”,于是以高龄寿终。

董昭、陈群们则足够聪明地顺着时代的潮流走,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至于后来的华歆、王朗们,都只是这个时代的附属品罢了。

而郭嘉,与他们都不相同。他选择了在这个时代里真正燃烧自己,于是到了最后,他真正地躺在时代的洪流中,休息了。

我们从来没有看到郭嘉在政治上向曹操提建议的记载,他的每条计谋,都完全出自纯军事方面的考虑。在这些人中间,他的智慧最为纯净,有的人说,做谋士要既谋国又谋身,二荀显然践行了此道。而郭嘉,谋身肯定是没有的,就连谋国,也很难说有。有人说郭嘉不长于战略,其实不是,他的长期预测都非常准确,只是他好像对长期的战略规划没什么兴趣,仅仅像学霸做数学题一样,拆解具体战场上的一个个难题。

最了解郭嘉的,毕竟是曹操。回忆他的时候,曹操描述他,“见世事无所凝滞”。“无所凝滞”,就像山间流下的水一样,该是多么清澈的人,才当得起曹操这样的评价啊。

清澈而有能力的人常常被人欣赏,因为他们能建立不朽的功业,又不会在这一过程中沾染污浊的东西。从单纯的楚霸王,到《心灵捕手》的男主角,一以贯之。郭嘉,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于是,我们看到这个清澈的人在前三国的浪潮里一次次燃烧着自己的智慧。

征吕布时,曹操粮尽欲还,“嘉说太祖急攻之”,于是抓住了天下第一猛将。

孙策欲袭许,郭嘉说,“以吾观之,必死于匹夫之手”。小霸王死在了刺客手中。

官渡之前,十胜十败之论振聋发聩,“袁曹虎争,势倾山海”,北方的两大巨人的正面碰撞在郭嘉看来只不过是走向胜利的必经过程。

曹操想出击在后方的刘备,又惧怕袁绍的反攻,郭嘉判断道,“绍性迟而多疑,来必不速。备新起,众心未附,急击之必败”。一代枭雄望风而逃。

袁绍死,诸将请求急攻袁谭、袁尚,郭嘉说,“急之则相持,缓之而后争心生”。最后,两个人的首级摆在了曹操的案头,盛极一时的袁家绝后。

最后,便是兵贵神速,千里袭破辽东。而自己,也燃烧殆尽了。

简直如历史老人的隐喻一般,郭嘉的死,紧随着曹操的南征,正标志着前三国的终结。那个充斥着飞扬的梦想,却又填满了鲜血与白骨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大家的家业做的越来越大,可是,他们却变得越来越无趣。汉中王大人不会再和关羽、张飞睡一张床了,而郭奉孝的主公,魏王大人,则再也写不出下一首《蒿里行》了。

下一拨能充分燃烧自己的人,是阮籍嵇康们,只不过,除了刑场与竹林,他们已没有燃烧自己的舞台了。不知道他们是否会想起,曾有一个军师祭酒,以天下为舞台,燃烧着自己的智慧与生命。

故军祭酒郭嘉,忠良渊淑,体通性达。每有大议,发言盈庭,执中处理,动无遗策。自在军旅,十有余年,行同骑乘,坐共幄席,东禽吕布,西取眭固,斩袁谭之首,平朔土之众,踰越险塞,荡定乌丸,震威辽东,以枭袁尚。虽假天威,易为指麾,至于临敌,发扬誓命,凶逆克殄,勋实由嘉。

再见,奉孝。



评论
热度(65)
  1. 楼徙南方有嘉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脑洞拾遗
  2. 南方有嘉木兮嘉_Charlotte 转载了此文字
  3. 廿殣叁兮嘉_Charlotte 转载了此文字
    摘抄还抄过全文,边抄边哭的稀里哗啦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