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养孩子是门技术活

“利威尔——”

男人抬起头看着他,艾伦穿着墨蓝色校服站在他面前,仰视就有种这孩子高的要顶到房梁的感觉,但利威尔知道他其实只有一米七而已。

哼哼,而已。

“你说好要……”

“艾伦你再不走就要拖厕所去了。”利威尔瞅瞅墙上的钟,这小子蹬的快的话还能赶上早读铃。

“摔!”艾伦抓起玄关上放的那本新概念就往出跑,“你等我中午回来再跟你算账。”

利威尔踩着拖鞋从二楼看下去,只看到了那个硕大的书包,也很快消失不见,没准他还能早到一会。

他把早餐的盘子都洗出来,站在水池子边上的时候终于意识到哪里奇怪了,艾伦这小兔崽子跟他说话的时候仿佛他才是晚辈。

真是该好好教育了。

艾伦十六岁,高中二年级,这么年轻怎么能用枪呢?在这种看惯了热血漫画且自己本身就是一中二病的年纪,学着用枪难道要去惩恶扬善?

利威尔差点打掉一个盘子,那首先制裁的就是他自己。

这种给自己挖坑的事他是死都不会干的。

从他和韩吉来到南街已有十年,算不上兢兢业业,到真是刀尖上走路,三年前的警察局局长叫埃尔文史密斯,这位一头金毛看起来闷骚到爆的局长真是没给过他好果子吃,好几次险些把他揪出来,坏过他几笔生意,还时不时来他地界上转悠,能忍吗,当然能,但韩吉不能,她的一批私藏的危化某次被查封,她还进去蹲了小半年。当时危化管理严格,这一批查封了,下一批就只能和她十年生死两茫茫,于是她花了不少心思贿赂了埃尔文的某位上级,上级表示有钱好说话,只是埃尔文实在是个人才,不忍废离,韩吉想着能把这货弄走怎么都行就借坡下驴,说,那埃尔文平调这事就麻烦您了。

上司行动力强,没过几天埃尔文就被调走了,可惜的确工作能力强,现在仕途亨通据说已经到上头去了。利威尔就此开始风生水起,南街逐渐井井有条,摩尼亚当时本着结盟抗曹的心态和他联手对付斯代法诺,日子也就这么过着,他手里倒是有了两个闲钱,现在基本上不干收保护费这么low的事情了,韩吉操盘走私军火和倒卖危化,赚到钱就兴高采烈,“你看你看里维,史密斯那丫的果然是灾星,他一走后脚我们就有钱赚了!”当然韩吉当年在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几年后她就会自己扇脸,声音响彻云霄。

 
 

艾伦有点愁地把自己在桌子上pia展,三笠从他身边过就又退回来,“听写又就对了一个?”

艾伦对于这种顺手插刀子的行为已经司空见惯,“我如果只对一个就娶阿尔敏!”后面一本数学书砸上他的头,阿尼拍拍手,表示不是手滑,就是故意的。

“三笠,你爸妈平时骗你的时候你会怎么办?”他把数学书撂回去,声音蔫蔫的。

“……”女孩子显然对这个问题非常为难,“他们一般不骗我,再说我也没什么需要被他们骗的地方。”

“哦?”阿尼把数学书递给阿尔敏,金色的眉挑的老高,“那他呢?”她指指艾伦。

“我爸妈倒是不反对。”三笠耸肩,“他们说不分手影响学习就好。”

艾伦是崩溃的,别人家的监护人啊!既然早恋都能被允许,为什么用枪这种小事就不行!利威尔可是从他五六岁就答应过他了!

“利威尔怎么骗你了?”三笠问。

“……”他不教我用枪。

“当我没问。你习惯就好了。”’

这真算安慰么摔!

艾伦中午回家也依旧抑郁着,利威尔太可恶,总是骗他,从小就是这样,活该三十了还找不着对象!

他长大后就再没哭过了,生起气来也鲜少和利威尔吵架,利威尔不动如山,任他东西南北风,看起来也不生气,听他申诉完,发出毫无意义的单音节词语,如果不是因为友尽爱始他简直要和利威尔断绝关系。于是他时间长了也就get到了利威尔和他吵架时候的精髓所在,让对方先说话,说累了自然就停了,这个时候士气彼竭我盈,自然能克之。

所以他们一般冷战。

 
 

利威尔早早做了饭,他单身三十年,get到的最高级技能不是撸或者撸啊撸,而是做得一手好饭,毕竟他可是拖家带口的单身狗。下午有桩生意,他要亲自去验货,中午就要安抚好自家小东西,然而这丫回来一句话都不说尼玛根本不符合艾伦的惯有画风好么!他盛饭的时候想了半天实在没想到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当年曹孟德顺口一句生子当如孙仲谋给儿子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心理伤害,他就不会干这种事,他从来不在艾伦面前夸他那个叫三笠的小女朋友。

“听写又只对了一个?”他试探着问,“你小女朋友对了几个?”利威尔觉得自己就要和那些四十岁的中年妇女们一样了。

“屁——”艾伦炸毛了,难道他听写就对一个是普遍现象么!不对,重点是尼玛你怎么知道我小女朋友是谁啊!

多么痛的领悟,艾伦终于学到了吵架新技能,先声夺人,用槽点和巨大的信息量压死对方。

“那谁惹你了?”利威尔翻着眼睛看他,不动声色地夹走了鱼肚子上的肉。

“你!利威尔,你说好教我用枪的!”

“用枪干嘛?这是违法的。”

“可是你也在用!这性质不一样!”

“我做的事情八成都是错的,把你送去上学不是为了让你跟我学的。”

“你难道就没有考虑过我的安全问题么!”

“那不然你以为我把你送去学跆拳道,亲自教你格斗术是干嘛的?”

艾伦还要再往下说,就听着门口惊天动地的一嗓子,利威尔你他妈快下来给老娘开门!

利威尔扶额,韩吉这么画风清奇他是怎么忍她这么多年的?

 
 

韩吉一上来就瞟到利威尔碗里没来及吃的肉,然后被两个雄性眼睁睁看着吃了进去。

艾伦欲哭无泪,表示没吃到鱼肚子上的肉不开心。

利威尔皱皱眉,想到自己炖了两条鱼默默给自己点了赞。

最后艾伦吃了一条鱼,利威尔和韩吉分一条。



 
 

没错,我决定把这篇写完了,只能说希望有人看吧。

 

评论
热度(22)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