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我居然好意思写年终总结_(:зゝ∠)_

毕竟好不容易在lofter待了一年半,于是最终还是觉得发到主博来比较好ww

【民那桑看不见我(*/ω╲*)】

【题目是在年终总结tag下搜到的,借用了北邙太太的题,因为不认识,所以没有@,希望不算抄袭(侵删)】



2015年主博和子博一共码了31篇文,总字数大约是64000的样子(虽然讳疾忌医还没补完,而且是各种零散的文凑起来的……)



最喜欢的开头

空气是潮湿的,夹杂着其他的一些气息——花香,泥土的腥气,还有雨水——就是那种下雨之前空气里弥漫着的味道。

一滴水滴下来落在他脸上,接着是另一滴,冷丝丝的,他无数次想,南方冬天的雨应该就是如此,渗透骨髓的寒凉。

于是他醒过来,雨并不大,也未有雷电,他想着自己应该还能在树下再睡一觉。抬起手,把折扇顺势遮在脸上挡住下落的雨水,雨气弥漫开来越发浓厚,其他的味道都渐渐消散不见——雨气包裹住他,似乎要吞掉他,将他和这个人世隔绝开来。

他准备睡过去了。

 

香气。似有似无,可就是萦绕在他鼻畔,硬生生把他从雨的气味中拽出来。

他眯着眼,发现自己还是整个的。

                                                                    ——《离归》 

最喜欢的结尾

当晚是一夜风雨,合欢树被吹折了一枝,佩特拉心疼。利威尔没说什么,却抬手摘下一朵,插在她发间。他看着她,始终是含着笑,即便那个笑不易察觉。
“很好的。”佩特拉笑得像五月的阳光,轻轻握住他的手。
也是一辈子的事。

                                                       ——《合欢》


荀公达死在曹操前面,曹操参加葬礼的那天穿着黑西装,看着身边的人又走了一个,他是想让他们活得比自己更长久的,可惜天意弄人。他微微驼着背,却发不出什么感慨。
“文若走的时候,把该烧的不该烧的都烧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给你留下点什么东西,听说他那几天除了东西吃得很少,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奉孝呢?他死之前是什么样的?”

郭嘉见过郭奕以后病情急转直下。他死之前很努力地吃饭,做什么吃什么,然后偷偷去卫生间吐掉,装作自己还能活几天的样子;他没有写信的习惯,就让那些言语和自己的身体一起烂掉;他那个时候已经很少提起曹操了,他们的故事,不过是彼此人生的一点点边角,他记得就足够。然后他就死去了,走得安静而坦然。

可惜没人回答他。

他又去了郭嘉的墓前,站了半天没说出话,他们这一辈人都快要死去,时代和理想也只能交给年轻人,他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了,只等着下去见他的那一天。

                                                       ——《讳疾忌医》

                                                       

最喜欢的人物描写

时过境迁,世殊时异。
曹操年纪大了,郭嘉已经死了很久,荀彧也死了很久。曹操突然喜欢追忆逝水年华,身边却空下来,他懒得跟那些只知道钢琴曲和名牌包的女人谈论,就只能跟并不太爱说话的荀攸回忆过去,妄图从那些记忆里再翻出些什么东西来。
荀攸年纪大些倒更像他小叔年轻的时候, 头发都半白了,腰身却依旧挺拔,只是他看上去不如荀文若随和。 曹操身边的某个机灵的女孩子曾经暗里对他说悄悄话,说看到荀公达就仿佛看到荀文若一样,还真是把自己活成了他的样子。曹操听了这话就大笑两声,说不像,他比荀彧更聪明。
他们本来就都是手上沾过血的人,不论直接间接,沾了血就不可能再干净,这么简单的道理也就只有荀文若不懂,看着那面墙,偏要硬生生撞上去。
荀攸穿着中山装中规中矩地坐在他对面,风骨与荀彧一脉相承,就连穿中山装这点喜好都是一样的。

                                              ——《讳疾忌医》


最煽情的部分

乔弋在大雪中裹紧了自己的大氅。

乔弋只是一个名字,它所对应的可以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或是一棵树,一盆花,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裴洧也是如此。这不过是两个名字罢了,用了又用,死了一个裴洧,不久又会有新的裴洧顶上来,之前那个就再也没人知道,就好像死了一个乔弋,下一个乔弋很快就会来一样。

可是对于他来说,裴洧又不仅仅是个名字,这两个字上装了他所有的虚情和假意,那些虚伪太过浓厚,以至于虚情假意酿成了一片真心,薄薄的,没有一点重量。这片真心就像是熬汤时切进去的一小片油,熬化了,乔弋和裴洧也就都死在里面,散发出腐烂的气味。

新的裴洧很快就会来,然而旧的乔弋却还活着,死去的裴洧一点一点被盘进他心里,他那颗光滑的心也就一层层裹釉,变得温润起来。只有他还记得,也只有他配记得,裴洧从来没输过,唯一一次败就是死,死在他手下,因此只有他配记住。

                                          ——《死来生往》(这篇是子博里的)


最喜欢的对话

他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小家伙已经睡了,吮手指吮的意外开心,桌子上放了一堆的奶粉、奶嘴、尿不湿,韩吉坐在奶粉旁边笑吟吟瞅着他。

利威尔一巴掌拍上去,还有脸笑,你一雌性还不如别人大老爷们会带孩子。

语气倒没什么凶悍的。

韩吉哎呦一声说,你丫可悄着点,隔壁那小姐姐来折腾了好一阵才把他哄睡着。

利威尔趁着那小东西睡了寻思着总不能一直叫他“那坨”“小东西”“小鬼”“面团团”之类奇怪的东西吧,是个人就总得有个名儿,还是得赶紧给他起个名儿才是。

韩吉说你捡回来的时候不是拿个布包着嘛,父母丢孩子总是会给个名儿的,就好比你妈不要你的时候……

然后她就不说了。

利威尔瞅瞅她,把那方毯子翻出来,翻了半天只在上面找到个绣上去的姓氏。

耶格尔。

韩吉耸耸肩,“你随便给他起个名儿,坚决不要什么汤姆杰瑞的,将来会被其他小朋友嘲笑的。”

“那就叫艾伦。”

“艾伦么……”韩吉摸摸下巴凑过去,“长得不好看呀……”

“所以要盼着别长太丑。”

其实那双浸满水的大眼睛还是好看的。利威尔想。

                                          ——《养孩子是门技术活》


最喜欢的心理描写

三笠翻了个身,身边萨沙睡得太香了,大概是因为未来一片光明。她有些困惑,自己对艾伦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

这东西不是一个词能概括的。

我有责任照顾好他。三笠想。

他是我的家人,我仰仗他才能活下去。

似乎也并不是,她有些懊恼,艾伦对于她似乎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以前如果艾伦死了,她就没有必要活下去,生对于她的意义衰减了,失去了。可是现在,且不说艾伦不再那么脆弱,如果艾伦战死,她大概会一个人把巨人杀光(这显然是一句大话),然后呢?她会活下去。没什么所谓的“带着你的那份一起活下去”之类的,就只是单纯的求生欲望。

我不许他死,而且我想活。

 

她意识到她自己也长大了。

她终于知道为自己而活,艾伦不属于她,也永远不可能属于她,正如她是她自己的一样,艾伦也只属于他自己。

                                                  (这个真的无题……)




新一年大概能把手头的各种连载补完就很不错了,另,双荀这么萌的西皮为啥子文那么少!!!

最后激励自己(⊙v⊙)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评论
热度(4)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