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沃里克把脸埋在她的胸脯里。

爱丽克斯的气味和其他人都不太一样——大概是淡淡的肥皂气味和一种独特的体味。

沃里克想到黑暗和温暖的子宫。

爱丽捋着他的头发,抱着他,她知道他又做噩梦,尽管她并不清楚那些内容。

他们在床上躺着,用这种看起来不干不净事实上纯洁的像是刚出生一般的动作躺着。


爱丽非常容易让人产生欲望。

她有足够漂亮的身材,好看的脸蛋,温柔听话。

沃里克摩挲她的腰肢,像对待珍宝一样亲吻她的头发。

是了,头发也好看,黑色的,顺滑的。

他给她把辫子编起来,她像是五月的风——这么比喻是不尽然对的,爱丽温暖,却是厚实的温暖,可也不同于寒冬的厚围巾和火炉,她又是轻柔的。


沃里克准备进入她的时候发现她环抱住他的手有些颤抖。

于是他停下来。

那里已经湿润了,但显然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于是他停下来,拍拍她的屁股,把她搂在怀里——她是他的妹妹,是他恋爱中的太太,是他的母亲,是他的五月风。

沃里克低声和她说话,得谢谢你小爱丽,起码你证明我的魅力值还是很高。

爱丽克斯感到抱歉,她的背贴着沃里克的腹部,臀部刚好能够感受到那里的坚硬。

你还看到过巴里么?沃里克问她。

没,没有了。

爱丽克斯拉着沃里克横在她腰上的手,不怎么害怕了——他是她的爱人,是她的老板,是她的长兄,是她的救赎,是她的夏日雷电。


这并没有什么。爱丽克斯对自己说。

因为精神上我们相爱,所以在身体上也应该相爱。

这与之前和之后的那些都不同。


他们那天做了两次,都是正宗的传教士位,配合默契,心满意足。


爱丽躺在床上,沃里克在她身边坐着抽烟。

爱丽克斯也坐起来,手指穿过他被汗湿的头发,真是非常漂亮的头发,铂金色卷发,尤其是扎起来,大概能把马尾扎的好看的男人,无论年纪,都是姑娘们的梦中情人。


你干嘛?


沃里克转过去。

爱丽克斯的乳房随着动作颤动。

她用细而长的手指分开那些头发,一点一点把它们编起来,最后用花巾系了蝴蝶结。

她咯咯地笑起来,像个婴儿。

沃里克拎起不长的辫子,揉揉她的脑袋,唉,小姑娘。


他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杰西卡那样丰乳肥臀妖娆火辣的漂亮姑娘,然而果然海报就只是海报。虽然爱丽酱也有不错的乳量,然而完全两个画风,她太可爱了。

唉,小姑娘。

外面正在下雨,窗帘拉着,只有雨声和凉气进来。


评论(13)
热度(21)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