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窃【曹郭】

不要管题目嗷嗷嗷,我起名无能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给自己的生贺会晚一天←_←

对这真的就是生贺

为甜而甜的傻白甜ooc


纪念碑谷paro

曹艾达×郭图腾

非正常打开方式


曹操一步踏入另一个世界。

乌鸦坐在高处低头看他走过,呱呱的叫起来。

曹操“嘿”了一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乌鸦就在了,无论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还是理直气壮地从他身边走过,都一个劲冲他叫,挡着他的路。

他从身上摸出个小石头,在手里掂一掂,想起小时候和袁绍在一起打鸟的英姿,瞄了瞄最高处的那只乌鸦,然后——

“喂——”

曹操愣了一下,转身,两条长腿映入眼帘,年轻人坐在高台上,黄色的外袍有点长,随意地披在身上,从高台上垂下来好长一截。

“你想干嘛?”年轻人瞅瞅他又看看对面那只乌鸦,有点无奈。

“打乌鸦呀……”曹操下意识回答他。

“你就不能从旁边绕吗?你看它这么小一只你怎么忍心?”年轻人话这么说,却先笑了。他随手在地上撒了一把面包渣,乌鸦纷纷过来啄食。

“我养的。我叫郭嘉,郭奉孝。”年轻人撑着脑袋继续笑眯眯。

曹操也笑了,这个叫郭嘉的年轻人明显比看起来好说话。“我叫曹操。”

“嗬!”郭嘉站起来,乌鸦们呱呱叫着走开,曹操这才发现 那件黄袍子上面还有浅蓝的花纹。

“我知道你!”郭嘉拍拍手从高台上跳下来,“你就是那个窃国的曹操?”

曹操一梗,说其实我就是想把王冠还回去。郭嘉摆摆手,“这些都无所谓,不过都是别人说的罢了。窃钩者诛,窃国者侯,没什么对错——起码在我这里没什么对错。我见过很多人了,都是偷了又不敢认的,装作一副要去还的样子。你呢?”

他眼皮薄,皮肤白,笑吟吟看着曹操,说着大逆不道的话。

曹操哈哈大笑,这个人太出乎他的意料,他跋山涉水而来,长路漫漫,纪念碑谷远在天边,他曾经一腔热血,终于拿到王冠,长途跋涉只为将之归还,在旅途中,他一个人走着走着就觉得,真正配得起这王冠的人,怎么能藏在深山幽谷之中呢?不应该是金戈铁马,鞭笞天下的人么?他一腔热血未冷,又或许是冷却之后重新沸腾。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谣言流传,他也在言语里成了窃国者。

都说谣言传多了就成真,现在他有点想落实这个谣言了。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奉孝觉得我能落个什么下场?”

郭嘉没说话,仔细看他,两人对视片刻,郭嘉重新笑起来,“我可以帮你。”

有些话往往不用说的那么清楚明白。

曹操抬头,他们正在一个平台上,这里似乎很高,可夜空又高又远,一轮圆月,皎若白玉,群星寥落,仅有的几颗却灿然生辉;台下是水,在夜里黑漆漆的,能听到波浪拍打平台的声音。

曹操诗兴大发,张口就来:“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郭嘉在一边听完,点点头,“就算我不往南飞也没树可以落好么!而且,我从来没见我养的乌鸦飞过!”

“不会飞怎么叫乌鸦?不对……”曹操的诗兴被搅和的零零碎碎,“这不是这么解释的,我给你说……”

“嘘——”郭嘉打断他,把那件黄得鲜亮的外袍往上拉了拉,微微低着头,略长的黑发有点遮脸,但曹操发誓绝对看见他笑了,不光笑,脸还有点红。

“我能明白。你放心,我认定你了。”

曹操觉得有趣,想逗逗他,又问:“怎么个认定法?”

郭嘉仰头想了想“大概就跟盖了戳的猪肉一样吧。”

这回轮到郭嘉兴致勃勃看着曹操吃瘪了。

“哎哟你简直是我老板!”郭嘉打断他的郁闷,“老板,你不是要天下归心建后宫么!别光YY,赶紧走吧。”

曹操突然就觉得刚才看见这货脸红只是以为。


灰黑的石台升上去,郭嘉坐在石台边上,两条长腿还在晃荡。石台越升越高,直入云霄,又是另一片天地。

曹操低头看了看,云雾缭绕,水红色的建筑影影绰绰地出没在云雾之后。

曹操和郭嘉在建筑之间穿梭。

这里不比之前,建筑鳞次栉比,高低错落,郭嘉瞅见一处机关,踩下去,脚下的石台就转动起来,在两座隔空楼阁之间横成一座桥。

“你倒是玩的转。”曹操先前试了几次才掌握这奥妙,没想到郭嘉一下子就明喻。

“那非得,我聪明啊。”

曹操走上台阶去踩另一个机关,高台放下来,可是一离开就又恢复原样了,“你先走!”他冲郭嘉喊了一句,郭嘉并不啰嗦,乖乖踩上高台升了上去。

“这个估计得从那边绕,台子太高,我刚试过,上不……”

“啊?为什么从那边绕?”郭嘉两只胳膊一撑就跳上去,他拍拍手上的灰,顺手把那个机关摁下,耸耸肩,“没办法,我腿长。”

曹操觉得自己应该生气一下,然而——他一点都气不起来,这样的郭嘉,实在是太好看。

他俩配合的很好,一路都顺,相辅相成,如虎添翼。那扇门近在眼前。

郭嘉此时正站在一条狭长的通道上,身后是一栋无依无靠的楼阁,阁顶就是那扇门。郭嘉走到通道顶头,踩上了那处机关,“我听说一开始偷王冠的不是你啊……”

曹操还在考虑怎么上去,突然就听到雷霆般的震动声。

“卧槽!”郭嘉骂了一声,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他站着的那条通道正在倾斜上升!曹操赶紧往过跑,想把他拽下来,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郭嘉越升越高,通道的倾斜程度也越来越大。

这里可谓是空中楼阁,脚下就是云海茫茫,摔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抓住!别放手!”曹操边叫边往那边跑,眼看着就要跳出去把郭嘉搂回来,那厢郭奉孝已经纵身一跃。

“嘶——你别过来,我大概……”郭嘉说不出话,他没空闲说话。他刚才奋力一跃,堪堪抓到了中央楼阁的边墙,现在胳膊扒着石台,大半个身子吊在外面,楼台表面还算光滑,脚底下连个可以借力的地方都没有。

郭嘉努力把自己往上支了支,发现自己太天真,刚才那一跳已经消耗了他的大部分体力,现在还能勉强挂在这就已经是苍天保佑,如果不小心一个手滑,自己就刚好可以掉下去喂乌鸦了。

“你等着我来救你!”

“卧槽,这怎么救啊!你不随身带点梅花爪啊,九节鞭啊之类的东西么!”郭嘉例行吐槽完,悄没声息地观察四周。曹操那边基本上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借助了,曹操自己也是安全的,只是不能过来进到传送门里。他发现自己右下方有一处机关,不很明显,刚才情态紧急就一直没看到,他如果能踩到那个机关,或许会出来什么解救他的石台,也有可能出来一些能帮曹操过来的台阶。不过他只有一次尝试机会,他的体力不允许他再拖下去。他一咬牙,还没使劲,对面就传来一声惊呼,然后曹操飞过来,稳当当落在他眼前,差点把他踹下去。

曹操把郭嘉拽上来,郭嘉栽在他身上,俩人累的够呛,郭嘉索性就枕在他身上,气喘吁吁“你跳过来的?”

“不然呢?”

“隔了那么远,老板你当真威武霸气。”

曹操心想这不是救你嘛,眼瞅着快掉下去了。

他俩就这么在地上安安静静躺了一会,还是郭嘉先爬起来,伸手去拉曹操,“走了。”


接下来比起刚才就要顺利太多。

郭嘉大概也是上心了,先观察周边情况,大体结构了然于胸,因此比起刚才要从容不迫多了。

“你似乎不是一开始偷王冠那个?”郭嘉问道。

“啊。一开始我只是想把王冠还回去,走着走着就被传成这样。”

“那你想窃国者侯么?”郭嘉笑问一句。

又自问自答了,“你哪是窃国之人,就算要掌握权柄,也必定是明明白白干脆利索——窃字太糟,配不上你。”

曹操哈哈大笑,这实在算得上一句称赞,而且是相当合他胃口的称赞。郭嘉倚在墙上,一副事不关己的凉薄样子,曹操凑过去,声音有点低,“奉孝。”

郭嘉没站直,听他一叫就抬头看他,正撞上一个火热的吻。他甚至没有推拒,怔了一下就投入到那个吻中,然后抬手搂住曹操。


祭坛设在一片露台上。曹操把神圣几何放入祭坛,郭嘉就倚在后面看,他们还会一起走下去,归还王冠也好,掌握权柄也罢,从第一次见面他们就认准了彼此。

神圣几何在祭坛上越升越高,郭嘉懒洋洋地抬头,却没在看那个小块,望着飘扬的旗帜发呆。

“轰——”

整个露台都开始下沉,之后坠入海中,它漂了起来,像是一艘船那样,慢慢远去了。

可是哪里不对。

郭嘉和曹操并不在一起,他的那块地儿越走越沉,水漫过他的鞋,浸湿了他那件显目的黄色外袍,漫到他的胸口。

“奉孝!”曹操真没想到还有这一招,想都没想就要往海里跳。

郭嘉脸上似乎有一瞬间的惊慌,然后看着他,摇摇头,说了什么。

曹操看懂了,他在说,回去。

他一下子惊醒。回去。没错,回去。

他真不一定能把郭嘉救回来,一个不小心还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他不介意,可是郭嘉在意。就算郭嘉自己不在了,他曹操也要顺着路,不回头的,踏平艰难险阻的走下去。

郭嘉最后甚至下沉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见了。曹操不敢去想他,徒然看着茫茫大海。


“贾文和你大爷!”郭嘉差点把头盔甩他脸上,“我怎么不知道有这段!前面差点把我搞下去也就算了,这是个什么鬼!”

贾诩站在一边,“和客户谈情说爱嗯哼?”

“他差点跳下去好么!跳下去了失去意识谁负责!”

“不会的,撑死就睡上半天做做春梦,防护设施都是齐全的,他如果要跳大概也下不去。”

“你简直……”

贾诩打断他,“我就想看看,实在不行我再给你送回去。”

“说好的啊,要不然今年年夜饭你特么就自己吃去吧!”

贾诩无比嫌弃地看了郭嘉一眼,他做饭好么,蹭饭吃还一副有理霸道的样子,贾诩真是差点没忍住把那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送他当礼物。


曹操一步踏入另一个世界。

风雨交加,斜坡,海水。无路可走。

他拾级而下,踩在斜坡边缘,海水拍打在他的脚上,浸湿他的斗篷。

尽管来吧。

他依旧前行,那些海水似乎像怕他一样,随着他的脚步开始退去,海平面一点点下降,斜坡的原型也一点点显露出来。天气逐渐转好,他绕着这里走了一圈,一点黄色映入眼帘。

黄色。

黄色的衣服。

郭奉孝。

曹操皱皱眉,心乱如麻,是……尸体么?难不成真的活下来了!还是就单单是件外袍?或者更糟,什么都不是。

然后那个年轻人就从山石后面绕了出来。

“孟德?”

曹操愣在原地。

郭嘉瞅瞅自己,跟之没变化啊,难不成贾文和那祸害做了什么调整然后这丫把自己忘了?

“你……还记得我么?”郭嘉揉揉太阳穴,“窃钩者诛,窃国者……”

然后他就被曹操抱住了,勒在怀里,勒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所以他感受到了,曹操在抖。

郭嘉叹气,抱住他,把头埋在他颈窝里,“我不会死的,抱歉……”


曹操再见到郭嘉的时候是真的自己见到真的郭奉孝。

郭嘉懒洋洋窝在沙发上戳手机,见他来了也不挪窝,“我被赶出来了。”

他眼睛里浸满笑意,怎么也不像一副被赶出来无家可归的样子。

“给我打工呗,我收留你啊。”

四点钟的阳光从窗户进来洒了一地,他们拥吻。


fin


评论(8)
热度(23)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