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养孩子是门技术活

赫利斯塔那里填了一小段,给下文做了个铺垫




利威尔和韩吉处理完生意,回来的时候屋里还黑着——艾伦学习忙碌,回来晚。

韩吉想着下午那桩生意还有些意犹未尽——西街自从迪耶高失手之后,名义上处在警方控制之下,实际上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真正的控制权在斯代法诺手里,西街北街连成一片,而斯代法诺五年前并入雷伊斯家,彻底沦为更强大势力的走狗。这样一来难免侵犯到另两家的利益——毕竟利益的蛋糕就在哪里,看谁的刀子更锋利了。摩尼亚就是被锋利电锯抢走蛋糕的人——斯代法诺在雷伊斯的指使之下开始染指色情产业,原本摩尼亚独占的一块蛋糕被硬生生割走,摩尼亚着急上火差点亲自去砸了斯代法诺新买的车——这也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可是两条街之间的冲突就此爆发,频繁的谋杀和报复,大规模的武斗,利威尔为控制局面,避免彻底倒向斯代法诺,还曾经雇过一群职业杀手帮助摩尼亚。

斯代法诺和摩尼亚五年来越闹越大,早已发展成不共戴天之仇。前段时间哪哪又打仗了,斯代法诺看准时机送了一批人去,收获了不少制式装备,有些甚至是全新的。摩尼亚本身不染指军火,可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对方把大把大把的钞票收进口袋。

都说不能惹女人,有的女人记仇能记三十年。

据说摩尼亚一拍桌子一瞪眼,丝毫不在乎怀里还躺着的柔香软玉的小姑娘,当机立断要去把这批货抢过来。

韩吉也就是听她怀里那个柔香软玉的小姑娘泄的口风,这边也是一拍桌子一瞪眼,当机立断,利威尔我们去帮着抢过来。利威尔好多年不打架,给她挑了一队人,法兰带着,去帮摩尼亚抢军火。摩尼亚好歹也算是色情行业一巨头,找了一群杀手小美人,美人计一使,对方乱了分寸,这边又有利威尔手下实力加成,虽然艰难也是抢了过来。出乎摩尼亚意料的是,这群人在争夺军火的过程中,趁机走私了一批毒品到战区,利威尔不做毒品生意,她便一并收缴了,这批高纯度的海洛因足够弥补她的损失,只是军火抢过来却又成了烫手山芋,韩吉和利威尔今天下午去谈的就是这桩生意——收购那批军火。

摩尼亚去抢军火,完全是因为要挡人财路,韩吉可不是——二虎相争,必有一伤。当前这局势维持不易,而且摩尼亚明显占下风,俩打了这么多年,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警方势必要插手促成双方和解,维持地区稳定,此时不捞待何时。斯代法诺主要势力范围仍然只是北街,要越过西街来南街并不轻松,何况警方很快就会打压双方势力,韩吉赌的就是这个关口,看看是斯代法诺先拖垮他们容易,还是警方先给予双方制裁。

摩尼亚赌不起这个,她和利威尔面子上好,里子却谁也算不清,起码这次她的军火卖了个好价钱,回来车里利威尔还在思忖彻底抛弃这个盟友,通过暗中安插线人和杀手进一步激化局势,在警方介入之后鲸吞摩尼亚。

利威尔一般不贪,他心态很好,可是有时候是要冒些风险,只有敢走在火山口的人才有资格看到火山之中的宝藏。

 

 

“您好。”金发的高大男人穿着警服和他们握手。

那是一对夫妇,男的黑发,女的棕发,都穿着警服,看起来温文尔雅,像是医生或是教授。

“您好,史密斯先生。我已经太久没有穿过这套衣服了,卡尔拉也是一样。”

“这么多年,辛苦你们了,幸好你们都平安无事。”

“哈哈,年轻人,这话好像我们已经认识很多年一样。我们今天向你述职。”

“耶格尔先生,请别客气,我非常清楚你们想知道些什么——当年确实是我接警,那个孩子叫艾伦,艾伦·耶格尔,一直被利威尔收养。那天上司告诉我他和你们的关系之后我非常吃惊,但可以肯定的是艾伦的生活和其他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我们的人通过他的同学调查了他,艾伦学习优秀,性格有些冲动,但非常热情,利威尔似乎并没有让他继承家业的打算——不过那人还年轻。对了,小耶格尔还有了女友,三笠·阿克曼。这些都在资料里。”埃尔文·史密斯一边娓娓道来一边沏茶,卡尔拉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太感谢你了,史密斯。我们作为父母没能尽到职责,看到那孩子还好着,我……”

她把脸埋在手心里,耶格尔先生拍拍她的背,他们在这十多年的时间里为了正义与国家,过着危险的生活,辗转在各个帮派之间,也到过国外的战场,期间一颗子弹剥夺了卡尔拉再次成为一个母亲的权利。

“多谢了。”耶格尔先生眼神复杂,“只是我们现在还不能贸然接他回来,他现在暂时跟着那个人生活会比较好。”他喝了一口茶,平复了情绪,开始谈正事:“这次我们去战区,雷伊斯家的人要收一批毒品,来源似乎是北街的斯代法诺家,结果斯代法诺的人恰巧碰上东街的摩尼亚带人抢军火,之后给雷伊斯家的货便不知所踪,摩尼亚一并抢走的可能性很大。”

埃尔文点点头,“是了,一条鱼养了五年多也该收网了。”他十分清楚这件事会彻底引爆双方的关系,这个时候出击才能伤其根本,不说斩草除根,也能让他们元气大伤。

当然,这随即就带来一个问题——利威尔的坐大。

还真是头疼。埃尔文揉揉太阳穴,“两位并非我直属,只是在这件事情上牵扯到我的管辖范围,不过我还是冒昧一句,奈尔给两位接下来分配了什么任务?”

“雷伊斯家。”耶格尔先生笑得高深莫测。

 

 

“所以,我应该怎么办啊?”

赫利斯塔·兰兹坐在中间,周围围了一圈人,她的女友尤米尔一脸阴郁地坐在桌子上,手里转着笔也是三秒钟掉下来一次。

艾伦义愤填膺:“我们都支持你!你们俩之间的爱情我们有目共睹,我们会成为你俩坚强的后盾!”三笠在他旁边横了他一眼,“我们支持也没什么用,重要的是解决问题。”

阿尔敏下巴抵在阿尼头上,“你可以暂时不出柜,女孩子之间一般不都是腻腻歪歪的吗?比如——”他指了指一边投喂萨沙的三笠,“你可以先让你妈妈接受她,等大学了再说明事实。”

赫利斯塔抽泣着,尤米尔眉头攒起来,“不是她妈的问题,是她爸——”

“别说了!”赫利斯塔打断她,站起来抹抹眼泪,“我不会和你分开的,我会去说服他们,像你一样,晚自习给我请个假。”她收拾了书包就走,尤米尔也不拦她,留下目瞪口呆的一圈人,半天才叹口气。

赫利斯塔看起来像个小公主,美丽又温柔,却住在最老旧的那种筒子楼里。

她轻手轻脚的上楼,准备拿钥匙开门却听见屋子里的声音:

“哼,都是那两个该死的条子,妈了个蛋装成我们的人骗了我们那么久,这批货估计就是他们缴了,这次非得好好教训他们!”

“那摩尼亚呢?”

“那小骚蹄子估计只是惦记上军火了,她不知道这回事。”

赫利斯塔一怔,偷偷趴在门上听,屋里没了声音,半天突然响起一声尖叫:

“啊——老大!老大!我错了,您饶了我,啊!疼!”

然后是一个她不太熟悉却忘不掉的声音,“你倒是说说,那两个条子身边那么多布防,你怎么解决?”

“嘿嘿嘿,那个婊子没法生了,我调查到他们之前有个儿子的,就在利威尔手底下养着……”

赫利斯塔想了想,总觉得利威尔这名字有点熟悉,可是她想不起来。她背着包,正准备下楼,门就开了,猥琐的男人正撞上她,她尖叫了一声退后,险些从狭窄的楼梯上滚下去。

然后她看见她的亲生父亲,西装革履的站在清贫的屋子里,她母亲在一旁怯懦地坐着。

“你听到了什么?”罗德·雷伊斯并不看她,只是用眼神示意那个手下赶紧走,猥琐的男人弯了弯腰就飞快地跑掉了。

“什么也没有……”赫利斯塔在门边放下书包,她是雷伊斯的私生女,大概知道雷伊斯在做什么勾当,却丝毫兴趣也无,他们这里太乱了,黑吃黑狗咬狗的事情数不胜数,如果报警与否都能成为一个问题的话,这里的人大概要被愁死了。“我想同你们说一件事——”

“我恋爱了。和一个女人。”

雷伊斯先生瞪大了双眼,盯着他不省心的小女儿,却突然想起这个女儿跟他也并算不上有什么关系,就又僵硬地放松下来,“好好上你的学,别一天想这些有的没的,不行的话下个学期让你妈妈把你送去精神病院,你一定是患了癔症。”

“我是认真的……”她仍然不能叫他一句父亲,不过他也不需要,雷伊斯先生摆摆手,冲她的母亲说:“她如果坚持这样,九月份你就去给她办退学手续,那件事情就按我说的做。”然后他就失去了和这对母女说话的愿望,在桌子上扔下一摞钱,走出了逼仄的屋子。

“妈!他说了什么?我那件事情……我是认真的!我爱上了一个姑娘,她非常的……”

“好了,希斯特利亚,别胡说了。”她妈妈拍拍她的脸,“女人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女人呢?天天不要和那些坏小子混在一起,你父亲让你高中毕业就嫁人……”她哽咽着,却又拍一拍赫利斯塔的胳膊,“是门不错的婚事,是斯代法诺家的大儿子,你……”

赫利斯塔诧异地瞪着她妈妈,“你疯了吗!你居然帮他说话!我怎么可能那么早结婚,还嫁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这都什么年代了!”她红着脸,想要同她母亲争论,却发现这毫无用处——她的母亲什么都不懂,全心全意只有雷伊斯,她们不过是他的附庸,是没有灵魂的愚物。她只能咽下话,撂下一句“不可理喻!”甩开她妈的手,跑了出去。


 

 

 

 

利威尔就洗手准备熬粥,韩吉在旁边叼着烟笑得天花乱坠,说,一转眼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说你当年捡到这小家伙的时候想没想到你也有这么洗手作羹汤的一天?

利威尔懒得理她,把皮蛋剥出来,搁在碗里,瞥了一眼表,问她,你晚上有地吃饭么?

咳,我又不像耶格尔,找了这么好一监护人。

那你就先把皮蛋切了,我去学校看看。

韩吉叼着烟接过菜刀,嘴里含糊不清,“这才几点啊你就等不及了?”

“他们放学没这么晚——你丫把烟熄了,烟灰掉碗里我晚上就拿你熬粥。”








能看到这的都是真爱QAQ

我到底当初抽了什么风会去写黑帮梗

今天更完下次再更就是猴年马月了,我忙成狗居然还报了辩论赛hhhhh

现在自己不说脏话了看到前面自己写的脏话好崩溃

大概逐渐就变成正剧向了,我实在不会搞笑QAQ

评论(3)
热度(10)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