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养孩子是门技术活

我只能写一点发一点了,上一章加了赫利斯塔和她妈吵架的部分

知道你们忘了剧情(我也忘了),来整理一下:利威尔韩吉盘踞在南街,摩尼亚盘踞在东街,斯代法诺占北街西街(雷伊斯家培植的走狗)

艾伦他爹他妈是警方间谍,被黑势力深恶痛绝,除了警方和雷伊斯家知道卡尔拉和格里沙是艾伦爹妈,其他人都不知道

摩尼亚和利威尔抢了雷伊斯家的军火毒品,雷伊斯家非常不爽,但以为毒品是警方缴走的(因为摩尼亚本身并不知道有一批毒品,是去了以后临时发现的),所以要绑架艾伦要挟艾伦他爹妈

【三段概括了我几千字QAQ】







赫利斯塔一个人跑入暮色四合之中,第二天是工作日,现在正是饭点,街上的人已经不多了,傍晚依旧有些凉,她一个人走,就生出些举目无亲,茕茕孑立的意味来,连形影相吊都算不上,没有路灯,没有月亮,没有影子。

她心烦意乱,她和尤米尔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她妈妈即使在她反抗回家过后也依然不会有半分改变,还有她那个名义上的父亲,要她去退学嫁人——想必是一个廉价的联姻,她像货币一样成为了收买人心的手段,那么那个传说中的未婚夫想必也是什么不学无术又狂妄自大的家伙,有着不干不净的生意,或许还吸毒嫖娼,对黄赌毒雨露均沾。

去他妈的吧!

她把校服狠狠甩出去,就算不靠那个男人养着她也一样能养活自己!突然,一个鬼影出现在她面前,堪堪抓住她的校服,吓得她倒吸了一口气。

“……”利威尔定定站在原地,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手里还抓着赫利斯塔的校服,这个女孩子他略微有点印象,似乎是艾伦他们班里排前十的一个姑娘,他在张贴栏里见过她的照片,现在这姑娘就像一只被吓坏了的鹌鹑,抓着校服想要逃跑,却拽不出来,两个人尴尬地在月黑风高夜打了个照面。

利威尔放开了她的校服,他不是一个会开玩笑的人,张嘴大多没有好话,想到什么就说些什么:“我不是鬼,你知道艾伦在哪里吗?”

赫利斯塔愣了一下,很快恢复如常,只是声音还有点恍惚:“艾伦应该回去了,您是……”

“利威尔,我是艾伦的监护人。”利威尔对她点点头,“他会不会和他小女朋友出去玩之类的?他并没有回家。”

赫利斯塔一惊,反倒先把自己的事情放下了,“诶!他们今天放学并不是一起走的……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她给三笠打了电话,果不其然,他们不在一起,三笠对此事也并不知情。这就很糟糕了。

利威尔有点毛,艾伦并不是不知深浅的孩子,到哪里去不回家也都会给他打个电话,他最近动作不小,难免树敌颇多,从警方到黑帮,该有的一个也没落下,大晚上的他家艾伦莫名其妙地不见了,利威尔难免就要往仇家身上想。

赫利斯塔精神还处在半游离状态,一件一件回忆今天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艾伦说过今天要去哪浪,不过她也这才知道原来艾伦不是和父母一起生活的,毕竟他和这男人一个棕发一个黑发……等等!这男人叫什么来着!

“不好意思,您叫……”

利威尔眉间浮着戾气,只想去挨家挨户敲那些仇家的门,把那个把艾伦绑走的货拎出来,抽筋剔骨给韩吉做成人体标本才好,一抬眼就吓了赫利斯塔一跳。“利威尔——大晚上的赶紧回家去。”

赫利斯塔骤然想起来那句难听得要死的话来——

“那个婊子没法生了,我调查到他们之前有个儿子的,就在利威尔手底下养着……”

她根本没搭理他的命令,瞪大了那双漂亮的眼睛,“你就是利威尔!那艾伦岂不是……哦天哪!”她都要崩溃了,拽住利威尔,一五一十地跟他把自己听到的话说了,利威尔翻着眼睛,“你姓什么?我不记得我有什么姓兰兹的仇家。”

赫利斯塔用手抹了一把脸,“是罗德·雷伊斯的人干的。”

“你是他什么人?”利威尔不能不例行问话。

“……”赫利斯塔张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来,利威尔失去耐心,知道不可能是她做的,她要么毫不知情,要么被利用,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罢了。雷伊斯家的人绑走了艾伦,无非是两种可能,其一是单纯的报复,如此结果想必不会太好;其二便是绑了艾伦去要挟他,至于条件就有多种可能,从退还军火到自裁谢罪都不是没可能的,只看他们眼中把艾伦放在利威尔心里什么位置了,如此想必生命无虞,只是要受些皮肉之苦。

这两种情况殊途同归的是都一定要让利威尔知道,只有他知道了,这一起简单粗暴的绑架事件才有意义,但迄今为止,甚至没有一个人知会利威尔一声。利威尔难免在心里暗忖是不是他家那小兔崽子战斗力了得,轻而易举的把那些对他图谋不轨的人打趴下装了麻袋扔河里了。不过这个念头几乎一产生就被他打消——既然要绑人,必定要绑的天衣无缝,雷伊斯家家大业大,手底下人才济济,许多人利威尔遇上了要硬杠都未免要费些心力,更不要说只是被他教了些皮毛的艾伦。

那小崽子现在指不定在哪个仓库里,被蒙着眼睛,五花大绑,浑身淤青,嘴上糊着宽胶带,还有枪顶着他——

一股寒意从利威尔脚跟直蔓延到脖颈,他含辛茹苦养到十几岁的小东西就被这么折腾,这种渣滓不送去给韩吉做活体解剖太对不起他妈生了他。

然而,为什么还不给他电话?

利威尔百思不得其解,心中盘算了主意,冷笑一声,这才对赫利斯塔:“你赶紧回家,不要待在外面,去同学家就给家长打个电话。”他对这个丫头并不上心,一边往停车的地方走一边给韩吉打电话,大致交代了前因后果,让她安排人去找,“我亲自去,你就别去了,在后方调度一下,如果需要,随时准备好把摩尼亚和条子勾出来。”

韩吉平时逗比疯魔,遇到正事儿反而可以依仗,听他这么一说倒是“啧”了一声,只说知道了就挂了电话。她还真没想到利威尔这么……不能说错——他自己要去,那便是做好了交换人质的准备了,却在这样担心艾伦的同时又要趁机把警方和摩尼亚搅和进来,让局势更乱,无非是为从中渔利——这样看来就凉薄透了。她不好做评价,一面叫线人打探消息,一面派人下去搜,毕竟谁都不想让艾伦受一点伤害。


天完全黑下去很久了。

埃尔文史密斯作为一个年轻的老光棍终于得出空来给自己放一晚上假。

他早早回了家,给自己做了饭,牛肉刚刚下锅,电话就来了,他还穿着围裙,拎起手机,对面是耶格尔先生的声音,“史密斯先生?”

“是我,您说。”

“我们收到了雷伊斯家的电话,艾伦被绑架了,他们要我和卡尔拉去换艾伦,同时还要那一批高纯度的海洛因,在23号街交货。”耶格尔声音有些抖,埃尔文总以为他感情淡薄,是那种最适合做间谍的料子,现在看来也不过是未到伤心处罢了,他再怎么冷静,也无法在独子被抓这件事情上毫无反应,何况他们尚未相认。

“您先别慌,我这就去局里,您听到艾伦的声音了吗?利威尔知道这件事吗?”

“……听到了。”耶格尔先生叹气,他甚至不清楚自己的儿子声音是怎么样的,他作为一个父亲显然太失职了,“我尚不能确定,至于利威尔他们没有提到。”

“利威尔很重视艾伦,现在应该已经发现艾伦失踪这件事了——我们到了局里再具体商量措施,我们一定会让他平安回来,您放心。”埃尔文挂掉了电话,颇有些意外——雷伊斯居然以为是警方查获了毒品。





个人觉得利威尔遇事冷静不慌不忙,能一石二鸟绝不多出手的人

你要非觉得利威尔一边救艾伦一边算计对家非常冷血尴尬无情无义我也没办法

评论
热度(5)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