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藏【双荀】(1)

ABO世界观
双A
R级预警
双荀曹郭,荀郭有过柏拉图恋爱
其实是一个没写完的曹郭的番外


“有的alpha认为性别平等是对自身权威的挑战,对于alpha百害而无一利,这显然是一种肤浅的观点。事实证明,平权法案所推动的不仅是beta和Omega的解放,也是alpha的解龖放。”荀彧停顿了一下,在听众席的第一排寻找荀攸,在看到熟悉的面孔后继续行云流水地说下去,“alpha这一性别认知给alpha们带来太大的压力——传统观念认为社会发展、人类进步,诸如此类的无数巨大改变都必须由alpha主导,alpha们向来被要求有支配气概,凡事力求最好,不允许暴露脆弱一面,如此种种。数据显示,随着社会逐渐安定,近五年来alpha的抑郁症患病率和自龖杀率都远在传统认为是弱势一方的Omega之上。性别平等,让beta和Omega一起推动历史车轮,解龖放你自己。”
年轻而优雅的alpha露出了标志性的温和笑容,在磅礴的掌声中站起身,微微欠身鞠躬。他的这场政龖治演说被各种媒体直播,他的思想会随着那些有力话语传播到全国的任何一个角落,影响甚至改变很多人的一生。
“荀彧先生!荀先生,请留步!我们有一个问题!”
“荀彧先生,众所周知曹操政龖府的核心组成一直是……”
“您作为alpha怎么看待身边没有Omega同事这件事情呢?”
“请您对演说中的……”
荀彧在众多保镖的帮助下拨开蜂拥的记者,回到休息室里,厚重的实木门隔音效果很好,把记者们和杂七杂八的问题都拦在了门外。荀攸已经在这里等他了。
“核心内龖阁的性别结构确实是一个致命伤。”荀攸站在桌子前翻档案,电脑也开着,上面是一堆会议记录的文件,“奉孝的性别对外公开beta就不可能再改,否则政龖府信龖用就会下降,而且他随军——这也是犯法的。”
荀彧点点头,屋里只有几个团队的机要秘书,他伸手给荀攸把领带扶正,“公达,领带歪了。我会和元帅商量这件事,人事调动上确实需要一个Omega……”
“非alpha雇员的雇佣比例统计给你,我明天要回趟洛阳,那边有些事情走不开。”
“修龖宪的事情吗?”
“嗯。”荀攸没有多说,他们在这间屋子里所谈论的全部是机密中的机密,即使是核心如他们,也有些事情是无法共享的。
“好吧。”荀彧点点头,拍拍荀攸的肩膀,“保重。帮我给奉孝带个好。”
荀攸眨眨眼,停顿了片刻,应下了。

即便是曹操政龖府的机要秘书们也总是觉得两位荀先生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他们是叔侄,在外人看来或许不甚亲近,不经常出现在同一场合,政龖治见龖解上也常有细微处相左,性格更是完全不相同:荀彧更容易亲近一些,荀攸则总给人躲在阴影里捅刀子的感觉。可是只要他们一同出现在公龖众看不见的场合,空气中就总是会浮动着难以名状的微妙气息,毕竟即使曹操政龖府一再强调要忽略性别差异,一个alpha顺手帮另一个alpha整领带这种事情也很奇怪。如果工作之外的私人谈话中再提到元帅的隐藏伴侣郭先生,气氛就更加微妙了。大家工作之余脑补过各种奇形怪状的版本——叔侄追求同一个Omega却被半路杀出的元帅抢了先;在朋友面前公开出过柜小荀先生一面疲于应对来自远房小叔的不合时宜的关怀一面怀疑小叔绿了自己老板云云。
荀彧要独自面对接下来的媒体提问环节,他把资料和数据再次复习一遍,之后冲荀攸点点头,在大家的目送中离开休息室。八卦的目光随着荀彧的离开纷纷收回来,大家各干各活,荀攸扫视一眼这些过分活跃的年轻人们,在电脑后打开荀彧塞给他的便签,上面是那人隽逸的字体。
“我今天晚上会回家。”
他默默把那张便签重新折起来,塞在西裤口袋里。
荀彧是他的小叔,一定程度上算是他的上级,还是他同性的伴侣。
他们的不伦的办公室恋情只有曹操和郭嘉知道。他们被曹操默许,却也被环境逼迫,不得不把情爱火苗掩藏在黑暗中,一旦被别人发现,曹操政龖府的信用会崩盘,他们彼此的政龖治生涯也就到此为止。



下文引路


AO3

石墨


tbc

评论(4)
热度(13)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