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殣叁

“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会为了自恨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盼我凋亡的那部分而放弃。
不会为了你们——
永不会因为你们而放弃。”

天呐这个测试
看到我曹眼泪一秒掉下来

乐只君子【曹郭】

(>ω・* )ノ @靡雪 小天使的点文

【军师联盟的曹郭同人】

时间线和剧情跟着电视剧走,历史上荀令真没干过勾搭司马整杨修这种事,荀令是非常好的人不要黑他


1

郭嘉有时候会坐在灯下看自己的手。

那是一双修长的手,没怎么握过剑,只有经常执笔的地方长了茧子,与寻常书生的手并无区别。可是这却也是一双沾过血、系了人命的手。这双手记下的每一个人名,它们的主人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刀下鬼;这双手写下的每一条计谋,不出三日就可能带来伏尸百万。

可是又怎么样呢?

他从来就没有指望过后人评价他什么“清流雅望”,他想想他那征伐天下的主公,就觉得这四个字...

向晚【谢玄×郭嘉】

高亮!这个谢玄是九州里的谢玄!重要的事情说一遍!


他妈还有三天高考我这写文也是疯了,拉郎,这篇就是个小段子,cp基本上还是曹郭嬴谢,如果我考上六百一就有后续吧大概


“要能下雪就好了。”

谢玄坐在榻上煮茶,红泥小炉上蒸腾着热气,一点点火光在深冬的黄昏氤氲出暖意来。

他看着门边的那个年轻人——所谓年轻,不过是相对于他来说,那人三十来岁,作儒生打扮,身形单薄,在离国可以算是弱不禁风的那一种。年轻人木门开了半扇,湿冷的空气从门缝里进来,炉中火光摇曳。

“离国不下雪,想看雪得往晋北去……门关上,别熄了我的火。”他漫不经心地往茶锅里扔花椒。这年轻人叫郭嘉,不知从哪里来,不知往何处去,只是...

清明【曹郭】

郭嘉中午睡了俩小时才被吵醒。

屋里窗帘拉着半拉,每逢停暖必降温,他整个人缩在大厚被子里,脑子浑浑噩噩成浆糊。

他试图控制自己的手臂和手指,试图呼吸,试图在被子里换个姿势。

有一个瞬间,他仿佛一个高位截瘫者,生命只剩下上半条脊柱和一颗大脑。

曹操进来,问他,你起不起?已经四点了。

郭嘉迷迷瞪瞪地看着他,如同自己是幽魂,在林子里窥视驾驭千军万马的将军。

不起。

郭嘉声音沙哑。

老曹不管他,刷的拉开窗帘,好不容易到了发情的季节,树啊花啊狗啊猫啊都活泛起来,也见点绿色了,每逢清明必变天。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外面飘着雪粒子,地已经湿了,凉气隔着玻璃透进来。

赶紧起。曹操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

郭嘉没答他,...

窃【曹郭】

不要管题目嗷嗷嗷,我起名无能了

不要问我为什么给自己的生贺会晚一天←_←

对这真的就是生贺

为甜而甜的傻白甜ooc


纪念碑谷paro

曹艾达×郭图腾

非正常打开方式


曹操一步踏入另一个世界。

乌鸦坐在高处低头看他走过,呱呱的叫起来。

曹操“嘿”了一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乌鸦就在了,无论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还是理直气壮地从他身边走过,都一个劲冲他叫,挡着他的路。

他从身上摸出个小石头,在手里掂一掂,想起小时候和袁绍在一起打鸟的英姿,瞄了瞄最高处的那只乌鸦,然后——

“喂——”

曹操愣了一下,转身,两条长腿映入眼帘,年轻人坐在高台上,黄色的外袍有点长,随意地披在身上,从高台上垂下来好长...

意料之外[曹郭]

ooc严重

我期中考试也是不打算及格了😂


荀彧也是辗转多方才听到这个消息的。

早上照常去上班, 见到他家大侄子和钟元常在说什么,虽然表情都是处变不惊,然而!

荀彧才不会承认他隔着两米远都嗅到了八卦气息。

之后蔡琰很委婉地表示令君您换个人问八卦吧,我刚来什么也不知道,嘤嘤嘤我得去干活了。

荀彧挑挑眉,扫了一眼桌子上震动的手机,一边登录社交账号一边表示自己要去干活,这简直跟老板说要放假一样不可信。

之后曹操很给力的群发了短信,下午放假。

荀彧觉得自己已经抵挡不住这群单身狗结伴出去浪的脚步了,晚上还是和太太在家待着比较好,免得路遇fff团。

正这么想着,就看见曹丕摔门出来,“卧槽,不就是新华字典么,你哥哥我...

讳疾忌医【曹郭】

我补完了!

矫情的要死预警,be预警,ooc预警,现代AU预警
【我写到最后只想让嘉嘉死在老曹身边_(:_」∠)_】
【我下次再写曹郭要写hehehe_(:_」∠)_】
【双荀这么萌的cp为啥这么冷 _(:_」∠)_】
【其实写文时候的bgm不是三家店而是空城计_(:_」∠)_】
【不要纠结时间线和年龄差】

cp:曹郭   双荀

“今人有过,不喜人规,如讳疾而忌医,宁灭其身而无悟也。”                ...

药[曹郭]

郭嘉真是很讨厌喝药,讨厌到骨子里去了。

他向来身体不好,平时闲的没事也得被大夫逼着喝药养身子,病的起不来床的时候更是药一碗一碗的往下灌。

太他妈的苦了。

他真是不想喝,还不如就这么死了算了,可是每到喝药的时候荀彧就把郭奕领过来,老子喝药,儿子也喝药,一大一小坐在一起,表情无比痛苦。郭嘉几次想摔了碗跑到主公那躲躲算了,于是荀彧就看着他,恨铁不成钢地开口,你个当爹的,自己不要命不要紧,好歹给奕儿做个表率。

郭嘉恨恨瞪他一会,拿起药碗,一饮而尽,态度决绝如同慷慨赴死。后来他真的没机会喝药了,郭奕能记起来有关他父亲的,大多都是那副愤然神情以及偷偷带着他把药喂给府里的那棵树。

荀彧总是忙得脚不...

我不务正业玩了个梗

最近真心忙成狗,来了个姐姐给我补课,再熬两个月就又能恢复周更了,现在基本上都没时间开电脑,微机课都在写作业嘤嘤嘤

不过特别好的一件事是我终于和我家宝宝又一起走了!体会一下我重新勾搭到妹子失而复得的喜悦之情唔噗噗

【虽然是个虐梗,写了大魏各种萌的cp好开森---觉的利艾不适合写这个梗】


奇形怪状的失恋梗:【他们终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曹荀】

他们终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荀彧盯了那个漆器半晌,觉得从未如此倦怠。

不过他本来就无话可说,他们已是殊途,一切都没有任何解释的必要。他要守他的天下大义,那个人则要把天下算计在他的手掌心里。

当年能走到一起如今想来也真是意...

[曹荀/曹郭]有所思(附歌)

差点看哭,要好好学文言文,太带感,当时看三国志的时候荀彧烧奏章那块就特别心塞

Charlotte's:

-三分醉-:


唔,参本文放出。

既然上家说她是亲妈,那我就是真·后妈。

不虐可以去跑800了…… 


建安十七年,魏武曹操尚为丞相,军师祭酒董昭等议国公,独侍中荀彧不为然,严辞以距。冬十月,魏武征孙权,侍中劳军于谯。仲月,劳军毕,当从征,忧成疾,滞寿春。祭酒等议虽不成,心亦不死,其间频书与彧,晓以情理,明以利害,奈何其心盘石,不可转也。后,侍中得魏武亲笔之书,字里行间,尽话昔人旧事。人事之中,又多及故军...

© 廿殣叁 | Powered by LOFTER